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病毒厉害还是身体厉害?

☞普通的小甜饼
☞不是五仁,没有肉馅
☞春季的小脑洞
☞一个非洲阿爸的日常
☞整篇不正经,放轻松😂

正月的尾巴刚刚过去了,气温依旧没怎么变化,该冷还是冷。洁白的细雪堆积在庭院里那棵正在休眠而光秃秃的樱花树上,地上也落着不少雪花,但早早的便被一些像扫帚一样的小妖怪清理开了,留了一条小路连接了庭院和紧闭着的大门口。

酒吞童子作为一届鬼王,自然妖力强盛,这细小的雪花和寒冷的气温对他来说根本不在话下,连个鸡皮疙瘩都冻不出来。然而酒吞左脚刚想跨出房间就被庭院里的姑获鸟呵斥吓得收回了连足袋都没套上的脚丫子,“你以为现在几度?!给我穿好衣服再出来!”姑获鸟显然对于酒吞没有穿上她织的毛衣这件事很不愉快,不怪她,...

[DGM/缇亚]蒂凡尼的早餐/教授倒追学生失败记

※第一次写缇亚,性格和心理可能没有那么还原,还请各位看官多多包涵
※文风各种不正经xxx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私设小天使的左手并不是圣洁,是花臂哦
※薛里尔各种戏份多
※欢乐向

○´3`●´3`○´3`●´3`○´3`●○´3`●´3`○´3`●´3`○´3`●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呵——”

“……”

“来来来,干了!”“我跟你说啊……是不是很有趣?!!”

“…啧。”

黑暗中,青年蜷缩在不大的床铺上,将被子拉过了头顶,仅仅露出几缕雪白的发。透...

[舰队collection/武长门]花开如花谢

BGM:歲月-雲流ね 
※武藏×长门
※莱特湾海战
※小虐(´-ωก`)

1.

木屐踏着小路上细碎的石子,发出了清脆的声响,木屐的主人走走停停,走走停停,当她停下来的时候她便抖了抖脚,将钻到脚底的石头从木屐上抖下去。黑色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一下一下的轻柔晃动,如丝绸一般的秀发在小路边红灯笼的映衬下反射着幽幽的红光,说不出的妖艳美丽。

“抱歉,长门,让你穿着木屐跟我走那么远。”

走在身旁的女性赶紧扶住了还站得挺稳的长门,生怕一个松手这人就会一屁股坐在满是石子的路上。武藏抱歉的推了推她的眼镜,手里依旧紧紧的拉着长门白皙的手腕。

“没什么,难得见一面,又正好有夏...

[舰队collection/瑞加贺]sunshine after the rain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不表示我的政治军事理念。

————————————

“不要把我和五航战的空母们相提并论。”

这是瑞鹤从船坞里睁开眼睛之后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而且全部出于大了自己几年的前辈口中。

小小的瑞鹤,大大的隔阂。

————————————

战争的范围正在不断扩大。黑暗和恐惧,血腥和暴力像是凶狠的巨兽,在各个国家之中肆虐横行,撕咬啃食着所有人脆弱的灵魂,最后将他们的理智与情感全部吞噬,变成了双目无神,皮肤苍白的战争傀儡。

瘟疫,饥荒,经济危机…所有的灾难让人民失去了耐心。政府为此忙的焦头烂额,无不被愤怒的人民辱骂:“没出息”“花钱养的猪”“没有实干的泥人”

“嘭”

厚...

[新荒]三月花嫁

时隔一年我回来填坑了。

9.

时间依旧在前进。

10.

三月份的空气里混合进了樱花甜美的香气,细碎的花瓣在风的帮助下颤颤巍巍的起飞,在空中打转,滑翔,最后落在树下人黑色的头发上。

荒北抬起头,看着头顶上开得茂盛的樱花,终于是暗淡了双眼。他每天傍晚临睡前,或者是时间即将轮回时都会仔细的记下进入这个被遗忘的世界中的日子。从他与世界脱轨那天开始算,大概是70天左右,也就是两个月。

在这两个月中,没有在街上呼啸而过的汽车,没有在天空里翱翔飞跃的鸟儿,没有在地上辛勤工作的蚂蚁,什么都没有,万籁俱寂,整个世界都属于荒北。

他甚至无聊到在家门口的院子里划出一个一个小圆圈装作是国家,然后标上国名...

[spidypool]如何正确训练你的龙‖驯龙高手AU

※驯龙高手AU‖龙Wade×人Peter
※傻白甜
※我大概不会写很长:-I
※并没有文笔可言
※错字会有…

————————————

1.
Peter睁开了他茶色的眼睛,盯着木制小屋的房顶,仿佛那里有一个洞。暖暖的阳光穿过米色的窗帘,映在Peter身上。他挣扎了一下,掀开被子,懒洋洋的从里面钻出来。

这是搬进这座森林的第二个月,对于城市小子Peter来说,这里平静的生活是再好不过了,每天都有新鲜的空气,出门就可以看见一片美丽的湖泊,门口可以种上小小的蔬菜和水果,或许还可以散养鸡,然后卖出去,我们的Peter就赚大发了,大学生转行做农夫年入300万,太棒了。

然而就在Peter还在动...

写个舰都被删,删的原因大家都懂,小肉而已啦😂😂😂武藏×长门

[舰队collection/武长门]长门如是说

※人物不属于我

※请温和对待每一对cp

※脑洞很大吧大概

※小虐

※日记风,第一人称注意

没问题就开始吧!

————————————

1946.6.30  晴

我第一次来到美国,这里真漂亮,原谅我这么形容敌人的海域,在这里没有我们的制海权。

我只是一艘普通的战舰罢了,在战争结束的海面上苟且存活。

说实话,我感觉不是很好,燃油不足身体就像是缺水了一般。我看了一下别的军舰,他们似乎也差不多,我甚至能发现有的驱逐舰已经抛锚了,正在从巡洋舰的油箱里抽油。

头一次庆幸自己沉重的油箱终于不再是让我头疼的负担。

美国人驾驶技术不忍恭维,不知道他们让什么二流的舰长来掌管我的机...

提督五十问-题目

明天玩一下,我蛮喜欢回答问题的

解语眠:

跟基友合伙出了五十问,斗胆打个TAG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有兴趣来玩。



1.为什么会想到来当提督?

2.什么时候开始当提督的?

3.当了多久的提督了?

4.玩的是舰N还是舰C,还是双修?

5.在哪个服务器?

6..初始舰选的是?

7.还记得新手指引的建造任务出了谁吗?

8.还记得第一艘战舰/航母是谁吗?

9.最想要的船是?

10.接上条,拿到她了吗?

11.秘书舰是?

12.最喜欢的驱逐?

13.最喜欢的轻巡?...

[舰队collection]オレンジ(北上大井)

北上坐在海边,天边的太阳已经悄悄的落下地平线,在平静的海面上留下橘红的余辉。

她安安静静的,独自一人的,坐在沙滩上,带着柠檬黄的白色制服已经破烂不堪了,原本整齐绑成麻花辫的黑色头发也乱糟糟的垂在耳边,她白净清秀的脸上甚至被破碎的弹片划出几道口子,鲜血已经干透了,把几根头发黏在脸上,看上去脏脏的。

但是北上不在乎,反正也没有人会去看她,没有任何人……或许有,不过那是另一套带着柠檬黄的白色制服,也是破破烂烂的,甚至可以用碎片来形容。这些制服碎片也和北上一样,静静的。

海风带着淡淡的弹药混合着机油的气味,还有一丝铁锈味。刮过北上身边时,带走了几片在地上的制服碎片。

一直安安静静的北上猛然瞪大...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