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东卷]说好的二十六字母小段子 第二发

写新荒时说好的东卷wwwww
ooc尽量避免
bug请告诉我
副cp福金 新荒等(cp洁癖退散)

About(关于)
东堂知道所有关于卷岛的事,不管是穿衣喜好,食物偏好,还是一些私生活,没有东堂不知道的。

Beauty(美型)
虽然东堂一直声称自己是沉睡森林的美型,但是东堂也觉得卷岛是不同的美型,大概是...玉虫色的美型?

Climb(攀爬)
东堂觉得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在充满着青草气息的柏油路上,看着蓝天,和最好的对手踏着脚踏板攀上一座又一座的高峰。

Development(发展)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两人的关系从青涩的触碰变成了火热的纠缠,谁也没有发现,自然而然的就发展成不可思议的地步,比如东堂会在卷岛看写真时像口香糖一样粘住他,而卷岛虽然嘴上嘟嚷着可是却没有推开他。

Email(电子邮件)
由于东堂在自行车部里当着后辈的面亲了自己,卷岛决定两天不接东堂电话,不看东堂的短信。
两天后...
嗯,邮件数目果然很可观咻。

Fantasy(幻想)
东堂看到了面前穿着女仆装,带着白发箍,笑着问自己是先吃饭还是先洗澡或者是先吃我的卷岛。

Grace(潇洒的)
虽然卷岛自己并不认为,但是东堂总是说卷岛往后拨头发的动作很潇洒。
东堂信心满满的在部室里试了一边拨刘海,被荒北说好蠢。

Heat(热)
卷岛嘴里咬着牛奶味的叽哩喀嚓君,双手把头发用发绳绑起来,露出了线条优美的锁骨。
在一旁默默吸着冰镇西瓜汁的东堂把这一切尽收眼底。

Ink(墨水)
东堂喜欢用钢笔写字,一个原因是因为家里都是用墨水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墨水的味道很好闻,并不浓郁,但带着一股与众不同的清香,让人沉醉,就像小卷一样。

Japanese(日本人)
约翰是卷岛在英国的朋友,卷岛是他见过的第一个日本人,东堂是第二个,自从认识了这两个人,约翰就觉得日本是个充满基情的国家。

Kneel(跪着)
小野田带着录像带来到了卷岛家,虽然来过,可是怎么看都觉得很大很高端,不管是电视也好,房间也好,跪在角落的东堂桑也好...等等,东堂桑?

Lean(瘦的)
卷岛收到了东堂的一封邮件,上面写着:小卷要多吃点!太瘦了!昨天晚上我抱着都觉得硌qvq我美型的脸好痛呢!
卷岛“啪”的合上了手机,关我什么事咻...

Manufacture(制造)
“咻...”卷岛看着东堂满房间自己的手办,海报,抱枕,默默的惊呆了,“这些,哪来的咻...”
“哈哈哈,这是我心灵手巧的山神大人自己做的哟!小卷我厉害吧?”
“...才没有咻”明明真人就在面前了咻。

Note(笔记)
卷岛无意间看到了东堂摊在桌子上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小卷”“最喜欢你了”
卷岛合上本子,“这家伙不好好上课干什么啊...最差劲了咻”没人看见他发红的耳根。

Orchestra(管弦乐团)
卷岛很喜欢管弦乐,他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听,浓厚,古典,优美,使人与之共鸣,就像是东堂一样。

Pale(苍白的)
小野田可以看到卷岛现在的脸色简直和他手上的死亡通知书一样苍白,虽然他并不熟悉东堂但是他知道东堂对卷岛来说是有多重要。平时活跃气氛的后辈这时却不知如何安慰自己最尊敬的前辈。

Quiet(安静的)
卷岛听今泉说过,第一名是最安静的,没有二流选手的干扰,没有吵杂的粗喘声。可是卷岛觉得,第一名才是最吵的,因为身边有一个叫东堂尽八的人。

Reason(理由)
能让卷岛尽情狂奔的理由只有一个,东堂尽八。
能让东堂感受失败的理由只有一个,卷岛裕介。

Scar(伤痕)
“东堂前辈,你的后背怎么了?”真波看到正在换骑行服的东堂后背上恐怖的抓痕,“啊~这个啊,一只不听话的小猫弄的~”
是卷岛啊...箱学全员立马反应过来了。

Tolerate(忍耐)
箱学的各位打心底的佩服卷岛,因为他竟然可以忍受东堂的电话,短信骚扰,而且还坚持了两年不止。

Uncover(揭露)
“尽八,我看穿你了!”新开一本正经的指着东堂,气氛开始变得凝重,“你就是传说中的裕介痴汉!”

Volleyball(排球)
东堂一脸惊讶的看着卷岛从场中跳起,伸出双手,拦下了对方的一个球,落地,得分。卷岛伸出手和身边的橙头发的小个子击了个掌。

Warn(警告)
卷岛不止一遍警告过不许东堂穿着箱根的制度随意进出总北,引起什么女同学围攻帅气外校生事件。最后,卷岛不得不送了一套总北的制度给了东堂。几天后,卷岛发现自己的书桌里多了一套箱根的制服。

Xmas(圣诞节)
卷岛一个人坐在图书馆里翻着无聊的图书,英国很重视圣诞节,街上几乎一个人都没有,能找到还在营业的图书馆已经很难了。这时,约翰打电话过来说宿舍里有个超大号的圣诞礼物等着他,卷岛不得不收拾东西赶回宿舍。
打开门听到的第一句话是“圣诞节快乐!小卷!”

Yummy(很好吃)
东堂摁掉闹钟,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被自己吃干抹净的卷岛,双手合十,笑着说了一声,谢谢款待。

Zero(零)
视线逐渐模糊,可是眼前只有你的身影。
白色的发箍/玉虫色的长发
闭上双眼,整个世界都是你的笑脸。
意识逐渐消失,是不是这样就一切归零。
再次睁开双眼,感受生命的跳动。
眼前是你的双眼。
两人注定的命运,
又见面了,
尽八/小卷

--END--
艾玛,终于写完了,坐凳子做到屁股都痛了qwq感觉两发小段子的Zero都好文艺啊,明天写T2,感觉这种段子很适合T2啊!
写的这么渣大家还能看完真是太感谢了!qwq

评论 ( 2 )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