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这次是福金]又是小段子!第四发!

※文笔渣
※ooc尽量避免,不过感觉在我的文里福富是冷面痴汉呢wwww
※bug请告诉我!
※副cp依旧东卷 新荒!


Absolutely(完全的)
听尽八说寿一似乎对真护爱的死心塌地,今天我偷偷进到了寿一的房间才知道什么叫做已经有了心上人可又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或者又是无口系没有办法告白的痴汉。(至即将被福富灭口的新开)

Believe(信任)
东堂和卷岛骑着车在箱根的田野上飞驰的时候看到了带着金城跑的福富。
“金城是有多信任福富咻...”
“大概像我们这样吧!哈哈哈!”
“咻/////”

Career(终身职业)
听说福富为了金城在大学志愿报考表的专业上填写了痴汉被老师驳回。

Decline(谢绝)
金城看着部室里堆得像小山一样的温泉馒头,决定下令禁止箱根痴汉们进入部室,以及不准再接受温泉馒头直到把部室里的全部吃完。
所以,从哪之后,总北高校自行车部的部员们在练习后吃了一个星期的温泉馒头。

Economy(节省)
“福富,又骑车来千叶啊,你不累吗?”
“为了节省路费给你买温泉馒头!”
“你可以回去了...”
“金城,我很强!”

Faithless(不可靠的)
卷岛很羡慕金城能有一个可靠的男碰友,不想自己家那个自恋狂。
金城很羡慕卷岛家那个可靠的男碰友,起码送礼不是温泉馒头。(你想要脑白金吗,金城?)

Gain(获得)
福富经过三年努力终于在大三时把金城追到手,说给新开他们听时他们都要喝彩了。

Hardly(几乎不)
东堂送礼物给卷岛时,几乎没有重过样。
福富和金城○时,体/位几乎没重过样。

Invest(花钱买)
东堂花钱给卷岛换了一辆新的公路自行车。
福富花钱给金城买了缝纫套装包括缝纫机。
青八木花钱给手岛买了一堆不一样的盘子。
真波花钱给小野田买了公主限量版的手办。
今泉花钱给鸣子买了世界各地的增高鞋垫。

Joke(笑话)
“福富,我其实很讨厌你。”
“嗯,愚人节快乐,金城,我很强!”
“你起码笑一个啊。”

Keen(膝盖)
福富经常可以听见半夜金城因为膝盖的伤而颤抖着呻/吟,这时福富会默默的爬起来给金城敷药,然后帮他给腿部放松。(论好男友福富)

Lame(瘸的)
因为膝盖受伤又坚持骑车,金城的腿因此失去了知觉。
看着再也无法和自己飞驰在公路上的金城,福富担当起了全能男友这个职位。

Magic(魔术)
“别动,福富。”金城的手伸向了福富的衣领,从里面摸出了一只兔吉,然后迅速的将双手一拍,手里的兔吉被一把花束代替,金城把花束塞到了福富手里,并从福富骑行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礼盒。
“生日快乐,福富。”
“金城,你很强。”

Ueglect(无视)
卷岛看着和金城在部室里聊天的福富,知觉告诉他,马上离开,刚刚走出一步,就被迎面扑来的大型不明物体抱在了怀里。
“小卷小卷小卷!!!”
好的,无视他无视他无视他咻...

OOC(人物性格偏差)
“金城金城金城金城!!!我爱你!!”
“金城金城金城金城!!!你要给我生孩子!”

金城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大口的喘着气,冷汗湿了一身,迅速转过头看着盯着自己的福富,啊,是梦啊...卧槽这个家伙什么时候盯着我的?!(论主将的噩梦根源)

Palm(手掌)
福富很喜欢金城的手掌,没有女人的纤细,可做起针线活比女人还要灵活;没有男人的粗壮,可恰到好处的大小,比福富自己的要小,正好可以拉着他。

Queue(队列)
“这就是总北特产!肉弹列车!!”
“这就是箱根特产!痴汉列车!!”
“喂!!东堂不要把我拉进去啊!!”
“没什么要紧吧,靖友。”

Rail(扶手)
金城,就算你再也不能和我一起飞驰在田野上,你再也没有办法移动你的双腿,就让我来当你的扶手,扶着你和我一起前进!

Scenery(景色)
“金城,这里景色很好!”
“福富,把你的头从我的骑行服里拿出来。”

Task(工作)
荒北觉得自己的工作已经从拉着福富到终点前变成了阻止福富对着金城痴汉力发作,不过最近荒北应该注意一下箱根痴汉中的新开隼人。

Undivided(全神贯注)
金城是福富第一次那么全神贯注,倾尽全力的男人。
福富是金城第一次那么全神贯注去预防的箱根痴汉。

Volleyball(排球)
福富摸着脸上的印子,嗯,比赛时想着金城被金城一球扣的。
“小福啊啊!!鼻血流粗来辣!!”

Whichere(无论哪个)
金城在大学里不止一次和荒北参加联谊,不过最后总是他拉着烂醉的荒北丢给在宿舍门口等着的新开然后自己回宿舍,他看过不少漂亮的女孩子,可是,
“无论那个都比不上你啊,福富。”
对着坐在电视前的福富说。

Xmas(圣诞节)
“金城!”
被叫住的金城回过了头,却冷不丁的被身后的人拉进了怀里,刚抬头就被温柔的吻住。
“圣诞节快乐,金城。”
“圣诞节快乐,神烦的福富。”

Yet(更加)
即使金城已经明令禁止箱根痴汉进出总北部室,可是在哪之后几乎每天都可以在部室里听见窗外传来类似于“让开!我要看小卷!”“我很强!”“迅君BQN!”“泉田桑你压到我的呆毛了。”“对不起!”“呆茄你踢到我了!”的声音呢。

Zero(零)
那天以后,我就知道我/你的膝盖已经不行了。
我们以后已经没有机会再一起飞驰了,
总觉的很可惜呢。
是不是就这样子过一辈子,
你肯定不想,
所以你/我说以后要当我/你的扶手,一起走一辈子。
真笨啊,可是为什么我哭出来了呢?
告诉我吧,
福富/金城


--END--
哎哟喂,终于搞掂,感觉最后的Zero不够虐,嗯,下一篇再虐吧。福富果然是温油的好男人啊!⊙▽⊙
不知道能不能艾特的试试吧
@兔葱








评论 ( 15 )
热度 ( 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