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新荒]灵魂失重(下篇)

不多说,说多都是泪。







荒北回来的日子里新开一直过着与平常一样的日子,起床,上学,逃离女生的爱心炸弹,放学,和荒北来一炮,睡觉。


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池面大学生日常。


新开站在学校后面的树林里,放学时间没有一个人在这里,他们都急匆匆的跑去食堂或者赶回家里,新开只是被人叫了出来,感觉就像是平常被女粉丝约出来表白一样。


新开看了看手表,已经过了约定时间15分钟了,新开打算再过五分钟就离开。


“喂。”


新开听到了身后的声音,转过头是冷不防被拳头狠狠的砸到了脸上,倒到地上的时候身边有人往他的肋骨处踢了一脚。


“呃啊!”


新开似乎听到了肋骨断裂的悲鸣。


痛得要死掉了。


————————————————


当荒北赶到医院时,新开已经被送进了急救室,医生甚至已经在给新开的家属签病危通知书。


不顾一旁明显被吓到的小护士,荒北抓住了医生的领子,微眯的红色双眼透露着危险的气息,似乎可以看到荒北身下不停晃动的影子。


“新开他怎么样,告诉我。”


如同君王一般的命令,不可抗拒的威压让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怖。


“面部有大面积淤血,轻微脑震荡,4根肋骨断裂,导致胸腔开放性挫伤,肺挫伤,左腿大腿和右腿小腿严重骨裂,不及时抢救会有生命危险。”


荒北放下了颤抖着的医生,危险的双瞳依旧盯着他,俯视的角度增加了本来就强的威压感,把整个走廊压的喘不过气。


“最后一个问题,救得回吗。”


医生低下了头,没有直视荒北,他也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荒北放走了医生,颓废地坐在医院冰凉的凳子上,虽然凳子对于他来说没有温度。


荒北突然觉得自己很想哭,他不想失去现在自己唯一的朋友,或者恋人,他知道这种伤口不是人类能承受的,即使好了,这辈子估计也是残了。


荒北有些害怕,野兽的直觉告诉他不能这么呆着,他拿起手机,走到了医院外面,拨打了一个英国号码。


“喂...新开受伤了,估计没用了...”


“怎样做...”


“我知道了...”


荒北挂断了电话,掏出了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却被肺部火烧的痛感吓掉了烟,虽然肺部的烫伤不到几秒钟时间就自动修复了。


就在今天晚上。





荒北在医院的躺椅上呆了一晚上,代替新开的家人守在急救室门口,直到被红着脸的小护士摇了摇才知道新开已经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谢过了小护士荒北走向了重症监护室,走过时没有任何声音,黑暗中的双眼闪烁着红色的光芒。


野兽的直觉带着荒北找到了新开的病房,但是门却打不开,荒北这才想起来重症监护室是不能随便进的。


荒北叹了口气,往旁边一站,冲着黑暗的墙壁一撞,轻松穿墙,荒北摸了一把冷汗。


今天才发现的怪物特权。


荒北走到了新开面前,明明在黑暗中,可是双眼却如同在灯光下一样将一切都收入眼内,荒北从新开身边嗅到了濒临死亡的气息。


荒北没有任何犹豫,扒开了新开的领口,凑上了微弱跳动着的大动脉,红色的双眼透露出兴奋的光,大张的嘴里露出了尖尖的獠牙。


荒北一口咬下,血液进入体内的感觉很好,冰冷的身体逐渐被带着阳光气息的血液温暖,感觉像是最香甜的蜜糖,最甘醇的美酒,让人深陷其中。


吸血的同时,荒北拆开了新开的氧气面罩,拇指在中指上一划,粘稠的深红色血液便尽数掉落在新开口中。


荒北感觉身下的这具躯体正在慢慢的恢复,新生的力量通过血液传达到了荒北身上,荒北松开了嘴,舔了舔粘在嘴角的血液,把被新开吸得发白的手指抽出,满意的看着原本的伤口全部愈合,光滑如初。


“起床了呆茄。”


荒北看着新开睁开的红色双眼,笑着骑在了新开身上。


“这次是永远在一起哦。”




--END--


烂尾噢耶,其实荒北打电话的人是小卷哟,把荒北变成吸血鬼的也是小卷~东堂其实是知道小卷是吸血鬼的~


文笔那么渣大家还能看完真是太好了qwq


谢谢观看!

评论 ( 6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