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新荒]色值偏差

看了新开开变透明的漫画后开了脑洞,如果荒北北变透明了会怎么样呢。

※文笔渣注意
※ooc
※bug
※这次又拿荒北北来虐





荒北的早晨依旧那么简洁单调,起码直到他吃早餐前是单调的。


荒北看着面前不算丰盛的早餐,提不起什么胃口,拿起了筷子想要去戳一戳半生的煎蛋,却发现手中什么都没有,荒北不爽的低头看向右手,他睁大了带着不可置信的双眼。


视线透过了手掌,看到了桌面上的餐巾,筷子并没有被自己拿起来,而是好好的架在筷子座上,就像是手指根本没有触碰过它一样。


“啧,不会吧。”


荒北迟疑的又伸出手碰了碰筷子,指尖的触感是实木的冰凉,碰到了,并没有穿过去,手掌也没有变成透明。


荒北皱了皱眉,把这件事当成了没睡醒的错觉。


从那之后又发生过两次,一次是骑车时手突然穿过了手把,整个人摔在地上,另一次则是在接过老师给的作业时,作业穿过了手,全部掉落在地,但是荒北并没有去在意,他认为也许是自己太累了。


直到刚才新开跟自己一说,荒北才明白,这不是错觉,是真的。


新开在和荒北翘课到天台睡觉时,无意间透过荒北的身子看见了围栏外面的天空,起初新开只是认为是幻觉,可是当他揉了揉眼睛后又看到了天空,新开确信了这是事实。


不由自主的向荒北伸出手的新开,似乎是在害怕哪天荒北会一声不吭的永远消失,可笑的想要伸手触摸来确定眼前的人还在自己面前。


手触摸到了带着阳光温度的外套。


新开抬起头看着荒北没有任何异样的脸,视线没有透过他的脑袋看到没有云的天空,新开突然觉得心中终于舒了口气,就像是在为害怕的自己寻求慰藉。


荒北从新开的举动中感觉,似乎新开也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开始一点一点的变得透明,虽然只有短暂的几十秒,可是还是会不由自主的的担心,自己会不会一声不吭的消失掉呢?


第二天的早晨,荒北站在浴室的镜子前,直愣愣的看着空无一物的镜面,突然觉得一种莫名的空虚感包围了全身,只有冰凉的地面还提醒着荒北,自己并没有完全消失。


荒北伸出手指轻轻的碰了碰镜面,手指没有穿过去,镜子里的自己是那么的憔悴,那么的不安,就像一个没有人关注的小丑一样。


荒北离开了宿舍,走向教学楼的途中看到了被女粉丝拉出来的东堂,荒北试着走向他,他就像没有看到荒北一样,看着手中的手机,荒北又走到离他只有1米的地方,东堂也没有抬头,荒北有些慌了,他担心就这样永远的消失,在也不能和大家一起站在 15厘米的讲台上。


“——”

荒北说了什么,却发现连声音似乎都已经开始透明,融入了风中,被风永远隐藏。


东堂和女粉丝离开了,只留下荒北愣在原地,荒北抬起手看着已经消失的半个手掌,不知为何突然很想很想见一见新开,如果是那个家伙,或许会看到我,荒北是带着这种似乎已经不会实现的期待。


泪水滴过了手掌,落在地上,形成一个圆圆的小点,荒北抬起手狠狠的抹了一把,迈开步子走开了,他不希望在这里消失,起码在自行车部室。


快步走向部室,对于正在消失的双腿来说似乎太困难了,体力正在剧烈消耗,就当他离部室还有10米远的时候,双腿已经完全消失了,身体被固定在了原地,等待着死亡。


荒北不甘心,但是他无法把心中的怒火一股脑倾诉出来,他不甘在这里消失,不甘那还没有拿下的目标。


直到剩下的半截身子被人突然从身后抱住,荒北已经不灵敏的感官辨别出来,这是新开,他紧紧的环住了荒北的后背,颤抖的手臂告诉了荒北新开到底在害怕什么。


“靖友,你要消失了吗?”


荒北很想回答他,可是身体已经不允许了。


怎么可能,呆茄,我不要死在这种地方。


“靖友,我不要你消失!”


我说了我不会这么死掉的。


“靖友,我喜欢你!”


诶...?


荒北听到这句话是不可置信的转过了头,看到的是新开温柔的笑脸,柔软的嘴唇想让人一口亲上去,不过,是新开亲了上来。


荒北感觉身体似乎停止了消失,什么都在这一刻停住了,想让时间永远停留在这里。


新开松开了嘴,手臂圈起了荒北恢复的双腿,把他整个打横抱起,笑着看荒北红的想虾仁一样的脸。


“靖友,我这算不算救了你的命啊?”


“算吧...大概”


“诶?大概而已嘛,我要奖励!”


“唔!!好烦啊!!我喜欢你!!交往吧!!成了吧?!”


“靖友你真好...”


“放开我啦!!你还想亲多少下?!”




--END--


每次的虐都不见了,啧,乱七八糟的文。
文笔那么渣大家还能看完真是太好了qwq
谢谢观看!


评论 ( 6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