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新荒]花火

大概是人类的小孩在山上迷路了碰到了妖怪的游行。
※文笔渣注意
※ooc
※bug
※年龄差





小新开抓着围栏,紧紧的跟在拉着悠人的父母身后,山路让8岁的他走起来有些吃力。


今天新开一家在假期最后几天来到了箱根山。


小新开的脚被高高的石阶拌了一下,整个人扑倒在石梯上,小手小脚被粗糙的石质磨破了皮,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细小的血珠挂在皮肤上。小新开忍着即将流出的眼泪,抬起头想要叫住父母,却发现抬起头时,父母已经不见了。


小新开被吓到了,坐在地上不敢动,他发现脚下的路不再是石梯,而是一条靠近清澈小溪的石子路,一直和小溪延伸向前,没有尽头。


小新开走向溪边,他想用干净的溪水洗一洗粘着碎石子和细沙的伤口,走近时,小新开才闻到了从来没有闻到过得浓郁酒香,是最上等的大吟酿,妖怪的酒。


洗干净伤口的小新开看着一直延伸的道路,他决定要走一走,他想看看小溪的尽头是不是山外,下游应该会有人在的。


小新开沿着小路走着,越往前走,周遭的氛围就越安静,开始只是鸟叫,后来到昆虫的声音,最后是风吹草动的声音,全部都消失了,只剩下自己的脚步声,还有溪水缓缓流动的声音,安静得过头。


就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小新开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只知道不管自己怎么走,走到脚都酸痛的没有感觉,走到天都从万里无云的蓝天变成了橘红色的晚霞,这条路永远都没有尽头。


小新开放弃继续和这条路耗下去,他索性坐在了路边,哭了起来,他现在只想尽快找到爸爸妈妈。小新开一直低着头,眼泪滴滴答答的滴在裤子上。


突然,阴影笼罩了自己,一股让人平静的暗香笼罩了小新开。


“在这里做什么,人类的小孩。”


小新开像是看到了救星,惊喜的抬起头,可是站在眼前的人并不是父母,这个人很高,身上穿着华贵的和服,隐约可以看出黑色的布料上面画着数十只展翅高飞的鸟,仔细看看却发现那些鸟真的在衣服里飞翔着,一下一下的扇着翅膀。


“回答我的问题,小孩。”


那个人的声音很好听,带着让人安心的感觉。小新开连忙回了话,他可不想一个人被留在这里。


“我不小心在树林里迷路了。”


就在小新开打算仔细研究这个人的脸时,一股力量将他的身体带离了地面,小新开被这个人抱了起来,坐在他的左手手臂上。


“那我们走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世界。”


这个人似乎是在回答小新开,空余的右手伸到空中,和服的袖口顺着手臂滑了下来,白的不得了的手腕上有一串精致的珠子,尾部的红绳上绑着两个铜制的铃铛。他的手在空中抖了一下,空灵的铃声迅速在寂静的山林中蔓延,声音很好听。


小新开坐在手臂上,听到了远方逐渐明晰的和歌,再近一点,听到了太鼓和尺八的声音,他抬头看向天空,蓝色的瞳孔看到了被无数只鸟拖住的像是侍从的人们,他们操控着鸟儿,停在了上空。


“呐,我叫新开隼人,你呢?”


那人沉默了一下。


“荒北,荒北靖友。”


小新开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下一秒发生的事让他不得不睁大了眼睛,震惊的小嘴什么都说不出。


荒北带着他走上了天空。


小新开甚至可以透过荒北的衣服看到下面的森林,直到荒北登上鸟儿组成的座驾,身下的风景才被鸟儿遮住。


荒北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把单手抱换成了双手抱,把小新开紧紧的搂在怀里,这时的小新开鼻腔里全部充满了荒北身上的香气。


因为荒北搂着小新开,所以小新开并没有被高速飞行时的风灌进衣服,到时荒北身上的和服随着风在空中飘飘荡荡,就像开出了一朵花一样。


小新开突然觉得一股前所未有的疲劳感涌上身体,眼皮沉重的睁不开,身子都摊在了荒北身上。


“困就睡吧,醒来就回去了。”


小新开感觉到了背上有只手轻轻的拍着,很安心。就这样,意识渐渐的模糊了,手不自觉的拉住了荒北的衣服。



当小新开睁开眼的时候,面前是父母焦急的面孔,妈妈抱住了小新开,大声的哭着,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


小新开并没有去花精力辨认妈妈的话,他打量了一下自己身边,是当初摔倒的地方,他抬头在周围饶了一圈,并没有看到那个让人安心的身影。


妈妈放开了小新开,小新开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件华贵的和服外套,黑色的布料上画着数十只展翅高飞的鸟,不过他们并没有在衣服里飞行,安安静静的。


小新开站了起来,上衣口袋里掉出了一个袋子,袋子上有着繁华的祥云花纹,散发着一股令人安心的香气,是个香包。


小新开捡起了和服和香包,突然有一些难过,是不是以后再也见不到荒北了?小新开的眼泪又滴了下来,砸在和服上。





见不见得到,那是以后的事情。



--END--



大概后面会有高中篇,荒北北是漂亮的鸟哦。


文笔那么渣大家还能看完真是太好了qwq


谢谢观看!


评论 ( 20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