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新荒]花火·秋月

大概是人类大学生与山神的日常故事。
※练文笔ing
※ooc
※bug
※疑似初期北的东西出没注意




自从高三那次夏日祭后,新开记住了去荒北家,没错,去那个神社的路,东堂也有时候会带着点东西跟着去,美名其曰:见识见识真正的山神。虽然荒北并没有说什么,甚至表示欢迎,但是新开总是有一种东西被人抢走的感觉。


难得这次假期大学里那些老头子大发慈悲的减少了作业量新开才有机会空出假期的最后一个星期出去玩。新开想了想,似乎箱根早就在高中时就玩完了,他决定去荒北那里呆上一个星期,正好可以避避暑,遮挡夏天的热气。


于是新开收拾了一背包衣服和给荒北的零食躲过了悠人的监视从二楼的窗口跳窗逃生,在车库里牵出爱车,大摇大摆的溜出家门。


荒北放下了手中的羊羹,走向门口一身大汗扛着车和背包的新开,汗水从发梢滴下,在沥青石砖上映出了一个圆圆的水渍,汗湿的T恤紧贴在结实的肌肉上,新开好看的线条荒北十分喜欢。


接过新开的背包,看了一眼黑红的公路车,荒北想起在仓库里有一辆别人作为贡品上供的公路车,但是自己并没有骑过。


“靖友~累。”


“我跟你说过山脚神社的水潭和我院子里的水潭是通的,跳进去就上来了,你偏偏走楼梯!你是笨蛋吗?!”


“可是,是你说过我出汗的时候很性感的~”


“放手啦!一身汗不要靠过来!给我去洗澡!”


“痛!靖友不要踹啦~我受伤你不心痛吗~”


“你给我滚去洗澡。”


赶走了粘人的牛皮糖,荒北拿着背包丢进了卧室后折回到院子里,牵着新开的爱车走向了仓库,一看体积以为很重的自行车其实两只手指就可以举起来,轻的不得了,荒北想起来这就是东堂和自己说的全碳的自行车,仓库的那辆似乎也是这么重。


当新开擦着头发走出来的时候,他看到荒北坐在长廊里,吃着自己带来的草莓大福,盒子被放在地板上,里面还有几个。荒北吃掉最后一点,端起抹茶喝了一口,新开发现荒北在他旁边又准备了一杯抹茶,新开笑着走了过去,走近时,新开被荒北身前的公路车吓了一跳。


黑绿交叠的车架上白色的logo闪闪发光,蓝绿的把带透露着清新的气息,那是前年bianchi新推出的空气动力学全碳车型,因为是意大利产的车,在日本都快贵上天了。新开发誓他从来不知道自家山神还会骑公路车。


荒北看到了一脸惊讶的新开,放下了茶杯,张嘴冒出了一个晴天响雷。


“这辆车送你了,我用不着。”


几十万的车随随便便送人,靖友要不要这么壕。


新开第一次在荒北面前不好意思,虽然自己很想要,但是这么贵的东西收了真不是很好。


荒北似乎看穿了新开的思想。


“这是贡品而已,不是我买的。”


收了贡品好像更加不好,是不是,靖友。


新开还是犹豫着。荒北则不爽的踹了他一脚。


“要你收你就收,磨磨唧唧的!”


于是,新开被迫收下了山神大人送的价值几十万的礼物。




晚上的月亮很圆,荒北难得好心情的做了几碟小菜,正在纠结给新开泡什么茶的时候突然想起新开已经成年了,不是那个会赖在自己怀里的小孩子了。于是他搬出了前几天就酿好的桂花酒。


时间不留人啊,以前明明那么萌的...


当荒北扛着几瓶桂花酒回到长廊上时,发现新开已经睡着了,安静的靠在柱子上,头发悄悄的遮住了新开的脸,他手上还抓着荒北的烟杆,里面是已经燃烧殆尽的烟草。


荒北放下了酒,伸出手整了整新开的头发,偏偏就有那么几根不愿意回到大部队里,在新开的头顶上翘了起来,荒北不得不往前走了几步,想要更靠近新开,好方便他整头发。


“唔!”


刚刚往前走了一步,荒北还没反应过来,脚踝传来一股拉力,眼前的景色瞬间颠倒了,就当荒北感觉自己要和大地母亲来个深情拥抱时,一只结实的手臂把荒北捞了起来,牢牢的锁在怀里,听到了新开的笑声。


新开已经做好被荒北打成残疾的心理准备了,却发现怀里的神明大人什么反应都没有,甚至有些僵硬。不会吓傻了吧?新开低头看了看荒北,眼前的景象却让他沉醉其中。


荒北紧闭着眼,薄薄的嘴唇紧抿着,身体因为神经紧绷而有些僵硬,双手死死的抱住了新开的手臂,和服下摆因为新开的玩笑向两边滑开,露出了荒北白皙的双腿。


美得不可置信,美得想让人吻上去。


新开慢慢的低下头,嘴唇沿着额头往下游走,轻轻的在脸颊上吻了一下,到嘴角,嘴唇。


新开感受到了荒北一阵推搡,但是他比没有成功的挣来,被堵住的嘴里发出诱人的呻吟。


突然,新开的脑内蹦出了一个念头。


我要把靖友变成我的东西。




--END--


耶,下章开始炖肉,开心。大概今天晚上撸出来明天发qwq

谢谢观看
私自艾特小伙伴 @Joker





评论 ( 11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