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新荒]玛格丽特

群里说好的酒保梗~不过是酒保开×客人荒~(*ˉ︶ˉ*)~设定荒北北会吉他弹唱~我可能会把鸡尾酒的配料弄错不要打我(*ˉ︶ˉ*)
※ooc注意
※bug注意




新开站在高高的吧台后面,用干净的毛巾擦拭着手中的老式杯,捏住杯沿,转动杯子,发出干净的「吱吱」声,一下一下,直到被擦的一尘不染,新开举起酒杯,灯光下的酒杯闪闪发光。


「叮铃」


小酒吧的门被干净洁白的手打开,门边的铃铛随着被打开的门发出悦耳的铃音。新开透过酒杯,看到了青年白皙的脸和柔顺的黑发,脸上挂着一副别人欠他钱的可怕表情。


“靖友你来啦~要喝什么?”


荒北似乎并没有听到新开的话,直愣愣的走向了吧台右边的一个小型演奏台,把肩上的吉他包架在墙上,取出了里边原木纹路的漂亮吉他。新开并不会乐器,不过他会欣赏,他会欣赏和荒北有关的一切。就比如现在:


荒北把吉他架在翘起的右腿上,左手摁着琴弦,右手不时在琴弦上拨动几下,吉他的声音被琴箱扩大,温柔如水的声音瞬间布满了小酒吧。新开看到几位女士红着脸小声的议论着,眼神在荒北身上来回散动。


荒北打起了节奏,一下一下的,手指随着节奏在琴弦上扫过,与前面的温柔不一样,给人一种苍凉的感觉。


新开将手中冰块倒满刚刚擦好的酒杯,迅速的从酒柜里挑出几瓶酒,在摇壶里注入特拉基酒,君度,柠檬汁还有糖浆。把杯子里的一半冰块倒入摇壶,细长的手指扣紧摇壶上下摇动着,冰块与不锈钢撞击的声音,搅动着即将融合的原料。


将摇壶放下,取出一只冰过的玛格丽特酒杯,用柠檬汁沾湿杯沿,在上面撒上盐霜,均匀细腻的盐边。打开摇壶,把金黄色的酒液注入漂亮的酒杯,冰凉的雾气打着转消失在空中。把柠檬片插在杯口,往酒里放入一颗樱桃。


完美的玛格丽特,鸡尾酒之后。


新开没有去注意小女生们的羡慕的惊呼,用托盘托着酒杯稳稳的走到了荒北面前,弯下腰,笑着对荒北说:


“客人,这是您点的玛格丽特鸡尾酒。”


荒北停下了拨动琴弦,空余的右手接过了酒杯,冰凉的触感十分舒服,他心情很好,愿意花那么点时间去陪新开玩他的店主与客人游戏。


“谢谢,我想要一份黑松露蛋糕。”


荒北仰起头,尽量摆出一副惬意的样子。


新开顿了一下,不过马上又笑了,他很高兴平日凶巴巴的荒北会心平气和的陪他玩这个无聊又愚蠢的游戏。


靖友,其实是个很好的人呢。


新开从冰柜里取出一片黑松露蛋糕,抬起头偷偷的瞄了一眼荒北,荒北低着头,看着琴弦,左脚轻轻的打着节拍,与温柔细致的琴声融为一体。


新开仔细得听着,他认出了这是店里经常当的「加州旅馆」,原本的留声机因为荒北的到来而一直没有再用过。


就在这时,荒北低下的头突然抬起,视线突然与新开对上,新开被惊得呼吸一愣,急急忙忙的低下头切着手里的蛋糕。他听到了荒北好听的笑声。


刚才一定糗爆了……


无力感让新开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忽然间,一只白皙漂亮的手端走了蛋糕,用叉子叉起一小块塞到了新开嘴里。巧克力与黑松露清甜的味道与蛋糕柔软的口感瞬间覆盖住口腔。新开抬起头看到了荒北笑着的脸。


没有勉强,没有嘲讽,纯正的笑容,是荒北的笑脸。


“就一口哦!不给你吃了!”


荒北叉起另外一块送进嘴里。刚刚想转身却被结实的手臂捞进宽阔的胸膛里,新开柔软的嘴唇吻上了荒北的薄唇,灵活的舌头撬开贝齿,两还没咀嚼几下的蛋糕带走,甜甜的巧克力瞬间就包裹住了两人得嘴唇,分开时拉出了一根巧克力色的银丝。


“我抢就好了~”




--END--



“把那个拿开!!!”


“喝一口又不会怎么样——”


“啊啊啊啊啊!!噗!”


“不要把酒喷到我身上啊啊啊!!”


“待宫你可以试试看(吐魂北)”


“不了。”


论玛血腥玛丽是有多诡异。(百度一下血腥玛丽你就造)





谢谢观看~(*ˉ︶ˉ*)

评论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