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新荒]文艺三十题

选了几题写小短篇,这是给@人不輕狂枉少年 的生贺,阿鬼生日快乐!
※ooc
※bug


BGM——gotta have you-the weepies


「素描簿」

天空中翻滚着乌黑的云朵,给人的心中带来一种无尽的压抑感,连空气都似乎开始粘乎乎的。

新开坐在教室里,单手支着脸,无聊的看向窗外,他听不进讲台上老教授的念经式教学。

「唔嗯」

小小的打了个呵欠,手里转着一只签字笔,在干净的素描簿上写写画画,只几笔就草草的勾画出了一只可爱的小猫。

「嗯……」

新开想了想,在小猫的脸上加上了高挑的眉毛和几根下睫毛。好端端的猫咪被这几笔画的凶神恶煞。

「呵……」

轻轻的笑出声,却被讲台上的老教授瞪了一下,新开马上闭上了嘴,心里却开心的不得了。

小小的雨滴飘进窗内,溅到了猫咪的耳朵上。新开放下笔,往窗外一看,阴沉沉的天空中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然后逐渐变大,芝麻大小的雨滴变成了豆大的雨滴,狠狠地往地上撞去。

「今天只能踩训练台了啊。」

低下头,将素描簿放到了一旁,新开试图去同数学题做斗争。

带着雨滴的风从没有关上的窗口灌入教室,把每个人的课本吹的连连翻页。女孩子的长头发被风带着打转,香香的洗发水味。

素描簿的纸页被风翻起,露出了里面的纸张,上面是一个有着高挑眉毛和浓密下睫毛得黑发青年,在细腻的画纸上笑得开心,就如同雨中那朵娇艳的紫阳花。



BGM——possibility-Tiffany alvord


「目光中沉淀星辰」

荒北坐在箱根山山顶的观景台上,旁边停着Bianchi。坐在栏杆上,手中拿着手机,他是受东堂邀请来到的山顶,说是什么今天是中国的那啥中秋节吧,大家一起上山顶赏月,结果真波,东堂和小福都跑去了总北,泉田和新开
都不知道去哪了。

「为什么只有我一个啦!!」

荒北不爽的跳下栏杆,从裤袋里拿出几百日元,走向了路边的自动贩卖机。他打算买百事狠狠的灌两口。

「卧槽,没了?!」

荒北抓住了贩卖机,全部饮料的按键都亮着,唯独百事可乐的按键没有亮起。荒北觉得他现在很想抓个人狠狠地打。

「嚓啦——」

荒北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仔细听着身后的公路上传来的声音,那是最熟悉的,公路车的声音。

身音轻快,很小,是很好的轮组和轮胎。

「来专业的啊。」

荒北继续听着,听到了微弱的輕喘,和抽车的节奏不一样,这个人似乎不擅长爬坡。

「唧——」

刹车声很奇怪,是碳刀轮组特有的刹车声。

「妈呀,冲刺用轮组来爬坡。」

荒北这么想着,刚想回头就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

「誒?靖友?」

低沉的嗓音,让人安心声音,是新开的声音。

「切,我还以为是谁咧,原来是你这个臭小子。」

荒北摁了两下热咖啡的按键,把温暖的瓶子丢到了新开手里。

「喝完就走了!」

说着就往观景台走去,身后却传来了脚步声和轮胎擦地声。

「你跟过来干嘛?!」

「一起赏月吧!靖友!」

「哈?!」



就这样,被新开拉着坐在栏杆上,手里拿着热咖啡,在箱根山的最顶端,看着最美丽的风景。

今天的月亮是满月,很大,金黄色的,在空气清新的箱根,天空中几乎没有云,星星在天空中多的数不胜数,闪烁着银白的光辉。

「靖友!那个是处女座!」

「靖友!那个是射手座哦!」

意外的,新开对于星宿很了解,荒北只是听着。荒北握着咖啡罐喝了一口。

偏过头看了一眼新开,不由得睁大双眼:新开的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海蓝的双眼里倒映着天空中的繁星,美丽的就像是另一片隐于世间的星空。

荒北低下头,试图掩盖住泛红的脸。

「要是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就好了。」




--END--


谢谢观看~

评论 ( 7 )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