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新荒]玻璃制品

我已经没有梗了,索性文艺三十题哭,顺便求婚吧,时间轴是「来自远方」之后。
※ooc注意
※bug注意



荒北收到包裹时,他正躺在家里的沙发上,空调在头顶上「嗡嗡」的吹着冷气,窗外的蝉叫的很大声,说实话,它们真的挺吵的。

「叮咚」

正当荒北打算放一大缸水蹦下去的时候,门铃很不适时宜的响了。荒北撇了撇嘴,大概又是快递。自从新开跟着车队到处跑的时候,到了一个新的城市,都会寄几个玻璃的工艺品回来。有时候荒北从训练基地回来都可以看到堆放在院子里的三四个包裹。

“您好,快递!”

打开门时,小派送员有些紧张,大概是新来的,他哆哆嗦嗦的把快递递给了荒北。荒北看了看快递单,在收件人一栏龙飞凤舞的签下了公文签。刚准备转身,却被身后的声音叫住了。

“是荒北先生吗?请问可不可以给我签个名?”

派送员有些不好意思,向荒北递了一张他冲过终点时的照片。荒北笑了笑,在照片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送走了欣喜若狂的派送员,荒北回到客厅,拆开了包裹。

这是一只玻璃制成的许愿瓶,似乎有着淡淡的蓝色,瓶子里装了一些纸折成的星星,瓶底撒满了蓝色的彩沙,稀稀落落的有一些干花,以及,一张被卷起来的纸条,背面有一些痕迹,大概已经写了东西。

“真麻烦,谁要这些小女孩的东西!”

荒北拔出堵住瓶口的软木塞,有一颗星星因为用力过度而从瓶子里弹了出来,落在原木的餐桌上。

“啧。”

荒北取出了纸条,打开看了起来,下一秒看到的东西让他红了眼眶。手中抓紧纸条,捂住了嘴,身体不由得激动的颤抖,纸条上只有几个单词:

Marry to me, Yatustomo.

——Shinkai Hayato.


荒北深深的吸了口气,他努力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手伸进了包裹,细细的摸索着,果然,摸到了一个半个巴掌大的盒子。

这次,荒北终于哭了,他等了六年。六年来,三年的空白期,本来已经以为断裂的红线又偶然间的重新编织在了一起,本来以为会连朋友都没得当,又因为命运,成为了即将要一起度过下半辈子的恋人。

他颤抖的手打开了小小的首饰盒,里面插着一枚银色的戒指,一颗钻石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刺得荒北掉下了眼泪,砸在那颗钻石上。


“靖友,你愿意嫁给我吗?”

新开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荒北不可置信的回过了头。新开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艳红的颜色烧的荒北的眼泪如同关不上的水龙头,一个劲的往下掉,他想说什么,可是荒北已经没有办法去阻止泪水的掉落,他一拳捶在了新开的胸口,一下,又一下。

“靖友,你愿意嫁给我吗?”

新开的手拂去了荒北的眼泪,将荒北揽入怀中,把头埋在了荒北的肩窝,鼻尖充满了荒北身上清新的气味。

荒北似乎已经可以控制泪水了,他挣出手,抱住了新开的腰。

“我愿意。”

抬起头,在新开柔软的嘴唇上印下一个吻,被新开加深,纠缠。

新开放开了荒北,把钻戒套进了荒北左手无名指,晶莹的钻石和荒北白皙的皮肤很相称。

他捧起荒北的指尖,在上面烙下一问。


“你永远都属于我。”



--END--

好困啊,深夜60分,明天还有课,小短打

谢谢观看~哼(ˉ(∞)ˉ)唧

评论 ( 2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