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新荒]请回头看看我

这次是开虐了,吃甜多了牙齿痛
※ooc
※bug
※设定福富住在新开家隔壁
※福富第一人称注意!
※荒北死亡注意




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他置身于一片白色的花田里,苍白到近乎冰冷的花朵毫无生气的将他包围,那么的安静,那么的孤独。

当他站起身时,发现身上是血迹斑斑的衬衫,上面的漂亮暗花已经被血液染红,隐于深红之下。

他这时才想起「我已经死了啊。」

他拂了拂那一头黑色的短发,心里有些难过,在下面,还有一个放不下的人啊。

“要是能一直看着他到最后就好了。”

他忍住了心酸,但是泪水还是从通红的眼眶里落了下来。

但是,这似乎是一种解脱。



Ⅰ.

当我看到荒北的时候,我着实被吓了一跳,那个本已经在前天火化的人,正缩在我的飘窗上,眼神飘忽,眉毛也没有高挑起来,头发似乎长了一点,遮住了耳根。

“荒北?”

我不敢轻易相信眼前的人就是他,他可以是荒北,也可以是一个不小心在受害者家里飘窗上打盹的小偷。我的手里甚至已经抓好了一只锋利的小刀。

“小福。”

他应了我,但是没有动,冷冰冰的,像是尸体一样。我往后退了一步,他就是荒北,但是荒北几天前就死了。

车祸。

我的脑海里至今还有他在车轮底下咽气的模样,那时的鲜血撒了一地,把路面都染红了,把那印着“洋南大”的骑行服浸成了诡异的颜色。

即使我很强,但是眼前的是尸体而不是活人。怎么说都会觉得心里难受。

突然,荒北开了口。

“新开呢?”

我没有想到他第二句会问新开,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其实在荒北死的那天晚上,新开就拉着我到酒吧里点了一打啤酒,一瓶一瓶的猛灌。他和我说,他只不过是玩玩,玩玩而已,从来没有爱过荒北。但是他后来醉了,哭的稀里哗啦,我觉得,他是有爱过荒北的。

荒北死了,哭的最惨的是新开。

“荒北,新开他...”

就当我想开口的时候,他打断了我。

“我都知道的,他只是玩玩而已,没有爱过我。我知道的...他怎么会和我这么一个男人在一起。”

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我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间的门,假装没有听到荒北的哭声,撕心裂肺。



Ⅱ.

荒北从那天开始就搬到了我家,他东西不多,只有一个旅行箱,虽然说不少,但是也不至于少到没有人会发现。

在我提着旅行箱,带着荒北走向家里的客房时,哥哥突然的出现告诉了我们一个事实:只有我才能看见荒北。

他拦住了我,盯着我手中的旅行箱,我看着他的眼睛,他的虹膜里倒映着我,还有旅行箱,没有荒北。

他看不见荒北。

事实就是这么残酷,荒北迫不得已的搬进了我的房间。我的房间并不算小,装下两个男人刚刚好,可是荒北平常都缩在那个小小的窗台上,不愿意踏出一步,所以,房间还是和没有荒北时一样。


半夜很冷,我不得不爬起来把被子盖在身上,偶然间瞥了一眼飘窗,荒北却不再这上面。

荒北不见了!

我扑到飘窗上,冰冷的大理石冻得我打了个哆嗦。视线横扫过对面,在正对面的房间里看见了熟悉的身影,荒北站在新开的床边一动不动的看着新开,颤抖的肩膀,他似乎在哭。

我关上窗,想了想,把窗又打开了,这才重新回到床上。



Ⅲ.

虽然荒北回来了,但是日子还是那么无趣,时间依旧流逝得飞快,每天除了上课就是训练,没有哪天不是肌肉酸痛的日子。

忍忍就好了,几天就没事了。

新开在一个月后似乎已经走出了荒北死亡的阴影,回到了训练之中,即使他还是和以前一样,训练,比赛,训练,比赛。可是,我还是感觉他变了。

他开始逐渐变得不再会露出真心的笑,即使对着东堂,对着我也一样。就像是把自己装藏在坚硬外壳下的动物,就因为脆弱,所以需要坚硬的外壳来保护自己,不受到别人的攻击。

我第一次打心底觉得眼前的男人很可悲。他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



“寿一!”

这是又一个月后,新开第一次叫我。

“一起吃午饭吧。”

他的身边跟着一个黑色长发的女孩子,高高的眉毛,浓密的睫毛,尖尖小巧的下巴。

很荒北很像。

我对这个男人连希望都湮灭了,他找了个代替品。我似乎看见走廊转角,荒北捂着眼睛流泪的样子。



Ⅳ.

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新开似乎对那个女孩很好,就像当初对荒北那样。中午在餐厅里你一口我一口,不亦乐乎的互相喂食,放学时依偎着卿卿我我,甚至训练时,女孩都会亲手给新开递上水和毛巾。

可悲的女孩子,完全不知道,她只是一个代替品,永远不可能代替荒北的代替品,最失败的替身。


这天,我回到家,发现荒北一个人坐在屋顶上,定定的看着我来时的方向,哦,他是在等新开。

我不由得觉得有些难过,没有去叫他。


第二天出门的时候,荒北还是坐在屋顶上,别说位置,就连动作都没有换一下。

难不成他不是在等新开?希望他不要想不开。

可是,等我到了学校,我才知道,新开昨天晚上没有回家。



Ⅴ.

转眼间,大学就匆匆的过去了,不像是中学,过了就过了,大家都只是彼此人生中的过客。但是,大学就不一样了,成熟的心理,拥有工作能力,你可能会在公司里遇上你的大学同学,也有可能在街上撞见你的大学同学。

根深蒂固的友谊。

新开后来换了好几次女朋友,但都只是交往几个星期就换了,无一例外,全部都是黑色的长发,高挑的眉毛,浓密的下睫毛,小巧的下巴。

荒北甚至还跟我打趣儿:

“这些个可悲的妹子,连自己是代替品都不知道,这是不是说明新开还爱我?”

他甚至背地里叫新开「黑发妹子杀手」。

虽然很损,但是我知道,他心里是有多么的难过,我有时候甚至可以看到荒北默默哭泣的样子。

他对我说,新开还年轻,他没有失去生命,不必为一个已经失去生命的人耗掉半辈子,荒北放手了,他希望新开能真正的找到一个他爱的女孩,而不是整天呆在一个死人的替身旁,浪费掉青春。

荒北爱着新开,所以他放手了。

荒北真的很强,强的我无法与之匹敌,虽然有些肉麻,但是不得不说,这是爱的力量。




--待续--

评论 ( 3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