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新荒]樱花铺满的坂道

甜甜甜,文艺三十题!
※ooc
※bug
※相关捏造有!!



荒北戴着口罩,骑着车划过两边种满樱花树的车道,虽然樱花树还是带着黄绿的叶子,只有那么稀稀拉拉的几个花苞,但是风里还是带来了南方的花香。

樱前线要来了。

他空出一只手,揉了揉刺痒的鼻尖,有点破了皮,一动就痛的直抽气。

「可恶的花粉症」



骑着自行车驶进了洋南自行车部,把绿黑相间的自行车架在了停车架上。

bianchi在毕业时已经还给福富了,让人从意大利带了崭新的bianchi,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银光。

“小荒北,你感冒了?”

待宫在部室里,正要准备换上骑行服,见到满脸憔悴的荒北,难得关心的问了几句。

“嗯。”

荒北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惊得头发都竖了起来,把一旁的金城吓了一大跳。

“荒北,身体不舒服就先回去吧。”

“不要,我要训练。”

荒北撇了撇嘴,刚想和金城抗议却被金城用福富的话给镇退了。

“要是身体垮了你怎么训练。”



于是,荒北让待宫和老师请了假,又独自骑着车驶出了校园。

他在耳朵里塞了半边耳机,播放着抒情的轻音乐,身心在骑行与音乐中得到了放松。

偶尔这样似乎也不错。

一路沿着校园外的小路蜿蜒向上,不算是很急的坡道,骑起来不像训练时的超级斯巴达式爬坡。偶尔路过几个同校的女学生,无一不红着脸,小心翼翼的看着荒北,嘴里说着什么。当荒北飞一般的经过面前时,又发出兴奋的尖叫。

「啧,好烦。」

荒北加快了速度。他一向不喜欢无关者的应援。


车轮碾过干净的柏油路,发出好听的「嚓嚓」声,车身划破空气,带起零零碎碎的花瓣在空中打着转。山半腰的樱花树还只是露出带着小花苞的枝桠,而山脚下的樱花却已经开的热烈。花瓣落满了街道,把黑色的公路染上清新的粉红。

荒北打了几个喷嚏,眼泪都挤了出来,他偏过脸,想要阻止风带着花粉进入口罩里,风却钻进了口罩的缝隙,灌满了口罩里小小的空间。

“可恶!呜哇!”

荒北因为偏过头,握着车把的手抖了一下,差点连人带车摔在车道上。他不得不停在路边,摘下口罩,揉了揉鼻子,吸不住的鼻涕刚刚想流出来就被荒北用纸巾截住。

「真是讨厌的花粉季。」

荒北擤着鼻涕,微眯的眼睛一瞬间瞥到了一辆黑色的公路车。除了商标logo,几乎全车都是黑色的。很熟悉的公路车。

荒北重新戴上口罩,朝那辆公路车驶去。



“新开?!”

荒北吓了一跳,没有想到那辆眼熟的公路车竟然是新开的。

新开站在树下,被荒北的大吼吓了一跳,急忙回过头。

“你小子在…咳咳!”

荒北话没说完,就开始剧烈的咳嗽,他不应该在樱花树下大吼,吸了一嘴花粉。他越咳越厉害,像是要把肺咳出来一样,脸憋的通红。

荒北想要忍住咳嗽,可是他只能一直咳,眼泪被咳嗽挤出眼眶,滴在车架上。他不得不弯下腰,把头抵在车把上,让挤压胸口的背部放松一点。

突然,一只手温柔的拍着荒北的后背,沿着后背,一下一下,轻轻的帮荒北顺着气。

“靖友,要水吗?”

新开见荒北的咳嗽似乎有了好转,从水壶架上取出一瓶水,打开,递到了荒北面前。

荒北直起身子,拿起水喝了一口。他招了招手,推着车走到了马路对面。

“我有花粉症,吓到你了?”

新开跟上了荒北,把车停在bianchi旁边。

“没有。”

“你来静冈做什么?”

荒北用纸巾擦了擦鼻涕,接下了话题。他看了一眼新开,新开似乎长高了,好像已经高过他了。头发长了一些,在脑后梳了个小小的辫子。

「帅过头了,笨蛋...」

荒北扭过了脸,不去看新开。

“过来比赛。”

「说谎。」

荒北可不知道静冈这个时候有比赛。但是没有拆穿恋人这个小小的谎言。淡淡的应了一声。

“我本来想和靖友去看樱花的,可是没想到靖友有花粉症。”

新开知道自己拙略的谎言已经露陷了,急忙说出了真实目的,虽然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委屈。

嘛,想约恋人看花结果恋人有花粉症的感觉,可以理解。

新开低下了头,用眼角偷偷的观察荒北,他有些担心荒北会不会因为小小的谎言而生气。

意外的是,荒北的眼睛眯了起来,像是盯着猎物的狼。

“你想看花吗?”

对于荒北的问题,新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想,但是荒北有花粉症,他挠了挠头。在新开思考的期间,他听到了锁鞋挂上踏板的声音。

当新开急急忙忙的抬起头的时候,荒北已经跨上了车,看着新开,似乎在等新开一起出发。

“靖友?”

新开不解的看着荒北。

“上车啊!”

“去哪里?”

嘴里问着,新开还是跨上了车。

“看花啊!”

“诶?靖友你有花粉症啊。”

荒北在说话期间却突然蹬起了脚踏板,一下子冲出去几米。

“......!”

“靖友你说什么?听不到!”

新开这才反应过来,追上了荒北。但是荒北却低着头。

“看...也不是...!”

新开皱了皱眉,风声很大,荒北的声音很小,他听的不是很清楚。

“靖友你说什么?!”

“看玫瑰也不是不可以啦!呆茄,你耳朵有问题吗?!”

新开没有看到那张在口罩下的脸是怎么样的,但是他看到了荒北通红的耳尖。新开愣了愣,随即又笑了,因为荒北别扭的个性真的太可爱了。

“靖友谢啦!BQN~”

“谁要你谢啦?!死开点!”




--END--

谢谢观看









评论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