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新荒]别了夏天

三十题活动:文艺三十题--空无一人的教室/画室


新开嘴里咬着能量棒,坐在教室靠窗的第五个座位上。他默默地看着被夕阳那桔红色注满的教室,空无一人的教室,没有了平日的喧嚣,没有了班长和学习委员的怒吼,安静得不得了。桌上放着一只被蓝色丝带束住的纸筒,丝带的接口被红色的火漆封起来,上面印着箱学的院徽。


校服的胸袋上别着一支小小的樱花,樱花下的缎带被夕阳染上的寂寞的红,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上面的“恭喜毕业”四个字。


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毕业了。新开不由得去回忆自己的三年是怎么度过的。


高一的时候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男孩,虽然冲刺的成绩很好,但是似乎并没有参加过多少比赛;高二因为撞到了兔吉的妈妈,荒废了一段时间的自行车;高三……认识了靖友,有了后辈,参加了ih,在ih上的冲刺输给了御堂筋,箱学错失冠军,从王者的宝座上跌落。


这三年过得还真是窝囊啊,新开隼人。


侧过头的时候,眼角不经意间的瞥到一抹熟悉的黑,孤独的身影独自牵着公路车沿着学校里一条偏僻的小路走着,并没有骑上去,只是慢慢地,静静地独自一人走在小路上。


是靖友。


新开再次扭过头去追寻那个身影时,却发现他已经不见了。明明是那么的喜欢一个人,却到毕业都没有将那句话说出口。就这样远远地看着,这样就满足了?真是窝囊啊新开隼人。新开低下了头,伸出手捏了捏酸胀的鼻梁,眼泪似乎都要滴到能量棒上了。


新开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窗外的天已经全黑了,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的夜晚。教室的灯竟然是开着的,新开记得自己并没有打开过电灯。从裤袋里掏出了手机,突然亮起的屏幕刺痛了新开双眼。


“糟了!”


看到屏幕上显示出来的19:47,新开手忙脚乱的抓起一旁的毕业证书,刚刚站起来就觉得肩膀上的衣服滑了下来,回头一看,竟是一件箱学自行车部外套,被新开的体温捂得热热的,散发着荒北身上特有的暗香,细细的,不仔细闻都闻不出。


“嗯?”


就在新开拿起外套的时候,一个纸袋从外套的口袋里掉了出来,随着纸袋一同掉落的还有一张纸条,纸条的边缘并不平整,上面的字迹也是匆匆忙忙的,但是上面的一句话却让新开恨不得立即冲到荒北的家里,把荒北狠狠得抱住,吻到他缺氧,吻到他在自己身下呻吟。


“我喜欢你,隼人。”


这张纸条后来被新开夹在了一本笔记本的内页里,细细的,小心的珍藏着。


直到今天被荒北发现。


“你为什么还留着这种东西啦!!”


“因为我爱靖友啊!”


“给我丢掉啦!”


“我不,我要留着,这是靖友对我的爱啊!”


“你……唔!!”



--END--

评论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