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新荒]北漂少年与秋日恋文

拖了好久的100fo纪念,感谢各位对我的支持【土下座】祝食用愉快(*ˉ︶ˉ*)


白色的雾气从口中呼出,和手中热咖啡的雾气纠缠,交融,消失在冷的刺骨的空气中。

明明只是秋天,却冷得像是深冬一样。

荒北呼了一口气,握紧了手中的咖啡,抖了抖肩膀,想要把下滑的厚毛毯抖上来,却不小心让毛毯又下滑的更多,露出了下面的黑色羽绒服。

「呜哇!冷死了!」

荒北手忙脚乱的把咖啡放在一旁,两只手拉起毛毯,把自己裹成一颗粽子。刚刚裹好,想要伸出手拿起咖啡时,却发现两只手都被裹在结结实实的毛毯里了。

「啧。」

他挣扎两下,放弃了咖啡。索性坐在车顶上,晃着两只穿着毛靴的脚丫子。荒北抬头看了看布满繁星的天空,银白色的星星串联在一起,耀眼得不得了。

「明明一颗就没那么耀眼。」

荒北把脸埋进了毛毯中。

这里是俄罗斯,一条国道上不知名的小镇。荒北开着车,跟着车队,偶然路过这里。

他低下头,远处是载歌载舞的吉普赛人,热情的欢迎他们这些来自异国的陌生人。这些陌生人,有人是游客,也有人是摄影师,还有人是流浪者。不管什么身份,他们现在都是在一起生活的「异乡人」。

「靖友。」

脸上滚烫的触感和沉稳的嗓音吓了荒北一跳,当确认是新开的时候这才放松下来。

「别吓我!」

「那是因为靖友太好吓了。」

新开挡住了荒北迎面打开的拳头,「扑通」一声坐在荒北身边,把手中的咖啡递给了他。

宁静,属于夜的宁静。

「星星,真美啊。」

新开啜了一口滚烫的咖啡,被烫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嗯。」

荒北抬起头,定定的看向天空。小时候每次这么看着天空,心里总是会想:距离我们数百万或者上亿公里外的地方,会不会也有人这么看着我们呢?

荒北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倒是新开扭过头,怪异的看着荒北,伸出的左手在碰到荒北的额头之前就被荒北拍掉了。

「靖友你…」

「我没生病!」

荒北大嗓门的打断了新开的话,硬生生把那句「没生病吧?」堵了回去。

新开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低下头,继续喝他的咖啡。荒北「啧」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盒,刚刚塞进嘴里,想点着,眼角却瞥到了身旁某个运动员先生,又烦躁的将烟塞回了大衣口袋。

对别人的关心,简直无微不至。所以才被称为箱根之母啊。

就在荒北低着头整理烟盒和打火机的位置时,嘴唇上凉凉的触感让他愣了一下,可是熟悉的味道却让他反应过来,这是新开的薄荷糖。

「啊~对戒烟有用哦。」

新开像是哄小孩子一样,把薄荷糖塞到了荒北张开的嘴里。

「唔,好凉。」

荒北吐了吐舌,薄荷糖的清凉程度远远高于薄荷烟。

「是吗?大概是吃惯了,我觉得蛮甜的。」

「我可不像你一样啊,‘知识渊博’的胖子先生。」

「靖友我不胖啦。要不要给你看看我的腹肌?」

「滚啦!谁要看啊!?」

新开笑着扑过来,结实的手臂环着荒北比他纤细了一圈的腰身。

「呜哇!」

新开的惊呼又吓了荒北一跳,今天第二次被新开吓到,荒北忍着打人冲动,对着新开一声怒吼。

「又怎么了?!」

「靖友!!天上!」

「天上怎么了…!」

荒北抬起头,看向天空时,青绿的光芒瞬间笼罩了他的脸颊,带着天上繁星在黑紫的天空中浮动,仿佛就是另一个世界中那片无边的水域。柔和波纹在荒北脸上映下美丽的纹路。

北极光。

「好漂亮!」

新开海蓝的眼睛被北极光的颜色染成了青绿,帅气的样子估计会让他的女粉丝疯狂。

「嗯…咳咳!」

荒北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是散发着凉气的薄荷糖却顺着口腔一路滑到了气管,冰凉的气息和窒息的感觉麻痹了头脑,他弯下腰,身体不由自主的的开始剧烈的咳嗽,像是把内脏都咳出来的感觉。

新开也慌了,他急忙忙的抵了杯水,笨拙的帮荒北顺着气,嘴里还细声细气的哄着荒北。

荒北觉得这时候靠新开不如靠自己。

他咳了几下,把薄荷糖咳出了口腔深处。第一次觉得可以呼吸的感觉真好。

荒北抹了一下因为咳嗽而溢出眼眶的泪水,把它们擦干。

「靖友?没事吧?」

荒北看着新开写满担心的脸,凑过去,轻轻的吻了一下。

「没事,让你担心了。」

他顺着梯子,爬下了房车的车顶,站在地面上,向着新开张开了手臂。

「走吧,隼人,回家吧,睡觉时间到了。」




回家吧,

在远方,

在有你的地方,

便是我的家,

最终的归属。


--END--









评论 ( 7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