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试阅]逆光

就在lof发个小小的试阅吧(混更吧)反正整篇文字数也不多030

剩下的部分收录于《4*2》中030 详情见本宣

http://numismatic.lofter.com/post/1cb956b2_326da10

感谢你们的支持~(*3*)~

【鞠躬】

—————————————————


The bird wishes it were a cloud.

 

The cloud wishes it were a bird. 

 

荒北醒来时,眼角的泪水沾湿了白色的枕头。

 

他做了一个梦,他看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夏天,看到了那场拼尽全力的比赛,看到了那个哭的撕心裂肺的夜晚。

 

他从床上坐起,随手拉开了紧闭的灯芯绒窗帘,并不温暖的阳光从鱼肚白的天空中落下,冲进了黑暗的偌大的房间。

 

意大利11月早晨的冷空气让荒北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急匆匆的洗漱完后将不保暖的睡衣脱下,换上了温暖厚实的风衣,荒北站在衣柜里的试衣镜前,用黑色的领带在衣领下系上了一个标准漂亮的温莎结。

 

 “这样的天气,新开那家伙肯定会裹得像一个粽子。”

 

不经意间漏出口的话让荒北猛然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为什么会想到新开?荒北捋了捋额前的头发,让它们老老实实的贴在额头上。荒北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无缘无故的想起一个已经离开快三年的人。

 

荒北简单的做了顿早饭就出门了,今天要早一点到研究部。

 

他冰冷的手里握着温暖的水瓶,里面装满了维持他一天“生命”的咖啡,自从工作以后,荒北就没有再喝过百事,也没有再跨上他一生挚爱的公路车,没有再沿着公路奔向终点。

 

那辆薄荷绿的公路车也就这样子留在了十万八千里远的地方。

 

天上有一道如同飞鸟划过的痕迹,就如同三年前他来到这里时一样,他低下了头,这三年来,他没有再联系过从前认识的的任何人,他没有勇气,甚至连那一声“再见”都没有说出口。

 


新开跟着车队走出了意大利的机场,红黑的运动服相当惹眼,不少人看到都停下来,驻足观望,有一些人认出了新开,想要挤过来却被随队的助手拦下,只得远远地大声说着什么,想要新开回过头去看看。

 

意大利的早晨真是冷,裹在厚厚运动服下的新开总觉得冷气会从脖子的缝隙漏进运动服里,他打了个寒颤,一旁的队友看了看他,嘴里什么都没说,把助手手中的毛毯丢到了新开头上。

 

“要是靖友在的话绝对会把自己的运动服脱下来递给我的。”

 

队友站住了,他回头看了看瞬间愣住的新开,但愿这个俄罗斯男孩没有听懂新开的话,不然新开可能会面临人身危险。

 

直到助手不满的推了推新开,新开才反应过来,急忙忙的跟上了已经走远的队伍。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已经离开快三年的人?新开不知道,他也不必知道。这三年间,他跟着车队去了不少地方,每看到一个新的车队,他都会去问问“这儿有没有一个叫荒北靖友的人?”,只可惜,每个人的答案都是微笑着摇了摇头。

 

直到今天,他放弃了,新开不再去寻找消失得无影无踪的荒北靖友,他没有那么多的信心,在再次见面时,说一声“哟,靖友。”


--tbc--

就放这么多啦@-@

评论 ( 10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