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新荒]三月花嫁

明明还有一屁股债的我又开坑了。好想放弃几个啊〒_〒

这篇文是看了北村薰的「回转」后突发奇想写的,大概会长一些了。


1.
「今日的天气晴,东南风,温度……」

荒北关闭了播报着天气预报的电视,反正也不准。抓起一旁的公文包,打开了家门。

「我出去了。」

三月份的天气并不炎热,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

荒北紧了紧薄薄的卡其色风衣,虽然不冷,但是手里还是攥紧了衣领。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冬眠季节刚刚过去,马上投入大量工作的身体可是会抗议的。

「好累啊。」

走在路上,绿化带里种植的高大樱花树即使没到花季,似乎都可以闻到那浓郁的香气,清新的,美丽的。粉红色的花瓣都会占满整个路面。

「早啊!」

身体被不大不小的力量撞了一下,嬉笑着的声音传到了荒北耳中。

「痛的!待宫你轻点。」

待宫荣吉,荒北在公司的同事,也是大学同学。

「是是,小荒北你一到春天就像是失恋了一样!」

「你丫才失恋,我连恋都没有。」

真的吗?荒北突然想起了某个拥有一头红色卷发的男人。


「嗯。」

下班后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荒北想着晚餐应该准备些什么,嘛,自己一个人住就希望可以高档点,牛油果和面包以及鹅肝酱,加上今天早上剩下的一些炖菜,还真是奢侈啊。

「好晚了,有点冷啊。」

荒北低下头看了看手表,18:59,加快脚步,沿着人行道穿过了马路。

突然间听到有人在大吼,抬头时看到一对走在前面的母子在向前奔跑,向他们冲来了一辆似乎失控的轿车,母亲拉着大哭的儿子想要逃离,可是她拖不动突然坐在地上的儿子。

「啊啊!」

「嘭!」

巨响伴随着鲜血迸发而出,母亲抱着儿子跪坐在地,眼泪和鲜血糊的她一脸模糊,她瞪大的双眼看到了推开他们的黑发青年,她仿佛听到了全身骨骼断裂的声音。


世界在旋转,疼痛卷袭了全身,衣服湿了,不知道是哪里出血,痛得不得了。

「好冷啊,闻到了铁的味道,我出血了吗…」

不知道现在的我是一滩血肉还是一对肉块…

要死了吗?

失去意识之前,就像是落入了一谭不知多深的泉水中。


2.

「…」

睁开双眼,看到了摆放在眼前的早餐,炖菜和无花果以及一杯滚烫的咖啡,标准上班族早餐。

「诶?!」

荒北摸了摸自己的腿,那里没有温热的液体,只是一条黑色的休闲裤,不厚不薄。

「是梦吗?」

荒北整个人软了下来,摊在沙发上,那种全身扭曲的痛感仿佛还在持续一样。被车撞,原来是那么痛啊…一只手举起来,捂住了脸,另一只则熟练的从茶几上找到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和平常一样收看晨间新闻。

听着播报员嘴中的那什么感情都没有的语句,荒北感觉有些奇怪。

「今日的天气晴,东南风,温度…」

荒北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蹦起来,恶寒包围了他,空气都像是凝固了一样。他屏住呼吸,仔细听着。

可惜的是后面的东西都没有印象,因为他昨天听到天气预报就关掉了电视。

昨天…?我,真的被车撞了吗?

「要迟到了!」

荒北拿起公文包,冲出了家门。

「我出去了!」


荒北裹紧了卡其色风衣,防止寒风入侵衣领。今天的街道异常的安静,就连平日爆满的早餐店都没有一个人。安静的不得了,平时会准时出现的待宫也没有蹦出来。

「好奇怪呐。」

即使是公司,也一样。只有空空的办公室,电脑也开着,茶还温着,工作椅从桌子前拉出的角度就好像在诉说着几分钟前或者一秒前还有人坐在这儿。

「搞什么啊?!」

荒北不经意间瞥过一眼挂在墙上供员工看时间的电子钟,「3月5日」,工作日。

他甩下公文包,开始打一份报告。


回家的时候天色都黑了,冷风「呼呼」的吹过安静的街道,卷起一些细小的尘埃。

「真的,一个人都没有呢。」

走进了便利店,不想吃剩下的炖菜,去买点土豆吧。

在土豆中挑选着,并没有看向那准备转到「18:59」的时钟。

「土豆是不是——」

「咚。」

土豆掉落在地上,货架前没有任何人。

时钟的指针走向了19:00。


3.

睁开双眼,荒北面无表情的看着摆在面前的炖菜和无花果以及滚烫的咖啡。

和「昨天」一样。

随便吃了几口就没有再吃,每天都是这个就算再怎么好吃还是会厌倦的。

打开了电视。

「今日的天气晴,东南风,温度…」

和昨天一样。

荒北关掉了电视,取出了意大利面,把炖菜收进了冰箱。

从那天开始,时间停止了前进。只要过了19:00,时间就会倒退回去,荒北的一天又从「昨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刻开始。 就像是跑步一样,别人在努力的跑着马拉松,奔向终点,而自己则是环赛一样,从始至终都在相同的赛道上奔跑,看着别人离自己越来越远。

这么想的话,比起说是时间停止了前进,倒不如说是一直回转着,所幸的是并不是没有前一次回转的记忆,这就说明每天都可以做不同的事,不用像小说里蒙在鼓中而每天过一样生活的人物。

每天都可以去不同的地方旅游,游玩,去银座逛街,去奈良吃鳗鱼饭,游古寺,去樱前线看樱花。

买东西因为没有人而是全自助服务,自觉的在柜台上放上用手机计算出来的花费总额,虽然说过了19:00这些钱就会一分不少的回到荒北的钱夹中,但是不付钱什么的,感觉就像是小偷一样,即使没有一个人看着。

把公路车停在路边,没有上锁,随意的丢在了草坪上,嗯,回转的好处还是有的,不怕东西被人偷。

海风吹起零零碎碎的刘海,荒北舒服的眯起了眼,这是在平常忙碌的生活中无论如何都享受不到的。

「怎么说都比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全身打满石膏,面对巨额治疗费好,啊,还长生不老。」

可是,这样子久了,也许1年,2年,5年,10年…到那会儿,会不会还是在这里呢。

荒北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胡渣,干净的脸,表情有些纠结。

「我,现在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

「我现在到底是什么。」


4.

不放心把车停在路边,还是骑了回来,挂在墙上。为了给本来就不是很大的小楼腾出位置,把床,衣柜,工作台换成了那种一体式的;在墙上找人打了几个挂钩,缠好防止挂钩刮花车架涂装的布条后就可以挂车了。

看着渐渐泛红的天际,荒北打了个呵欠。

「好累啊。」

这么说来,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睡过觉,都是在睡觉时间之前就回转了。大概是精神疲劳之类的,需要休息了,荒北君。

荒北简单的吃了一些寿司,把自己丢进了浴缸,半张脸都浸泡在偏热的水中,脸被热水烫的红红的。

「呜哇!好舒服啊!」

就像是高中时经常可以泡到的温泉一样。

「高中啊。不知道小福在德国过得怎么样,比赛有好好参加吗,苹果合不合口味。」

不担心新开吗?

「才不担心他咧,那么会做饭饿不死。」

好狠心呢。

「哼!」


泡到水都冷了,荒北蹦出浴缸,哈着气擦干身子,穿上干净的衣服。

躺到了柔软的被窝里,身体暖了起来。人啊,被软绵绵的被子包裹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种幸福感呢。

本来打算打开窗子的荒北在被窗外的寒风虐待1分钟后果断关上了窗户。低头打开手机看了看。

「16:47」

嗯,还有时间可以睡觉!

荒北钻进了被窝,放松了下来,舒服的不行。

「晚安!」

伸出手熄灭了灯。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