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舰队collection]オレンジ(北上大井)

北上坐在海边,天边的太阳已经悄悄的落下地平线,在平静的海面上留下橘红的余辉。

她安安静静的,独自一人的,坐在沙滩上,带着柠檬黄的白色制服已经破烂不堪了,原本整齐绑成麻花辫的黑色头发也乱糟糟的垂在耳边,她白净清秀的脸上甚至被破碎的弹片划出几道口子,鲜血已经干透了,把几根头发黏在脸上,看上去脏脏的。

但是北上不在乎,反正也没有人会去看她,没有任何人……或许有,不过那是另一套带着柠檬黄的白色制服,也是破破烂烂的,甚至可以用碎片来形容。这些制服碎片也和北上一样,静静的。

海风带着淡淡的弹药混合着机油的气味,还有一丝铁锈味。刮过北上身边时,带走了几片在地上的制服碎片。

一直安安静静的北上猛然瞪大了眼睛,一把伸出手,抓住了被风刮走的破布。“不要……别走啊……”她感觉眼睛酸酸的,北上很寂寞,孤身一人的寂寞,失去姐妹的寂寞,失去……大井的寂寞……

“大井亲,别走啊……别走……不要离开我……啊……”北上狠狠的攥着手里的破布,抹了一把眼睛,几滴大大的泪珠打在沙滩上,留下圆圆的痕迹,“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啊……就连你……也要离开我吗……?”她想要抱紧那个拥有棕色长发的女孩,尽情的放声痛哭,但是她不能,因为那个女孩已经不在了啊。

1921年夏天,北上见到了那名有着棕色长发的女孩,她很漂亮,看到了北上,转过头,露出温柔的笑容,“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姐妹了,我是大井!”北上看着她,勉强露出了一个笑脸,她总是不能和大家一起好好相处,她觉得很麻烦。

从那天起,大井就融入了北上的生活,一起吃饭,一起出击,一起远征,一起洗澡,一起睡觉,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就好像她们天生就是一对的,但是,直到大井开口之前,北上一直以为她们只是普通的姐妹而已。

“那个……北上桑,我喜欢你!”大井在某天晚上拉住了北上的手,在路灯的照射下小声的对着北上说,她的脸红透了,她甚至可能觉得对自己的姐姐表白有些羞耻,但是,大井就是那么喜欢北上,就是这么爱她。北上当时只是随口答应了,虽然面部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心里说不出的温暖。

自那之后,北上和大井的关系越来越密切,直到最后的情侣关系。她们没有让任何人发现,偷偷的在宿舍的床上接吻,抚摸对方柔软的胸部,手指温柔的互相安慰。这一切都不应该发生在姐妹身上。

直到有一天,大井被调去了南方,她们在那天早上,忘情的在洗手间里接吻,最后大井推开了北上,在北上的额头上烙下一吻,“等着我。”

然后,大井就再也没有回来。别的舰娘只是一脸凝重的,递给北上一件别着白花的破碎制服,上面还留着大井的体香,但是早已被浓郁的血腥味掩盖。

这是1944年夏天,是北上23年前第一次见到大井的季节,也是23年后,北上最后一次见到大井的季节。

1945年夏天,北上号于吴港内受美军空袭,重伤坐沉,丧失航行能力。

1946年夏天,北上于长崎解体。

看,她们的故事都来自夏天,就好似夏天的彩虹一般,雨过了,就没了。

北上握紧手中的制服,其实里面还有一块军牌,沾满大井鲜血的军牌,她的双腿早已在身下被压得坏死,她没有办法走动。北上颤抖的手将军牌放在沙滩上,慢慢的躺下,嘴唇正好可以亲吻到那块军牌。

她累了,想睡一会,这里很冷,但是没有办法,她只能在原地睡。意识渐渐模糊了,北上感觉眼皮沉重的再也睁不开。

“大井亲……等我……啊……”

身上传来暖暖的触感,就像是熟悉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背。但是北上没有办法睁开眼,她放弃了,最后的意识随着身体最后一丝温暖消失了。

北上去寻找她的大井了。

--END--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