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舰队collection/武长门]长门如是说

※人物不属于我

※请温和对待每一对cp

※脑洞很大吧大概

※小虐

※日记风,第一人称注意

没问题就开始吧!

————————————

1946.6.30  晴

我第一次来到美国,这里真漂亮,原谅我这么形容敌人的海域,在这里没有我们的制海权。

我只是一艘普通的战舰罢了,在战争结束的海面上苟且存活。

说实话,我感觉不是很好,燃油不足身体就像是缺水了一般。我看了一下别的军舰,他们似乎也差不多,我甚至能发现有的驱逐舰已经抛锚了,正在从巡洋舰的油箱里抽油。

头一次庆幸自己沉重的油箱终于不再是让我头疼的负担。

美国人驾驶技术不忍恭维,不知道他们让什么二流的舰长来掌管我的机动室。

我们都被发了一面旗子,挂在了原本飘扬着日本帝国海军旭日旗的旗杆上。

白色的旗子,让人讨厌的颜色。

有点想武藏了。

1946.7.1  晴

和昨天一样,从卧室里醒来,然后走到舰首的菊花纹章上看日出,然后坐在上面写写日记什么的,有时候甚至可以动一动主炮管上下的位置。

曾经有人说过她喜欢我炮塔转动的声音,不知所云,在我看来,谁的声音都一样,不过就是炮塔越重转动的声音越低罢了。

啊,前面似乎列队了,我似乎在中心的位置,不知道要做什么。

—空白—

后来我们去做了什么实验的靶舰,好痛啊,那架飞机投下的炸弹,在我左边差不多600米海面的上空爆炸,那道白光,就像是见到了太阳。

眼睛和头都好痛,左边身子和大腿似乎烫伤了,裙子破了,吊带袜的带子也断了。

我可能要睡一会。

1946.7.21  晴

我睡了多久,我自己也不清楚,后来我发现我看不太清楚了,眼睛里模模糊糊的,还很干。

我用力搓了一下,眼泪就流了出来,明明不想哭的,可是我第一次那么想念镇守府,第一次不想出海。

真的好痛啊,我走上舰桥,指挥室的门开着,里面老是把门锁着的美国人已经不在船上了?我不确定,但是我明白,那次实验让我的感官能力都下降了,我没有办法感觉到舰里人员的流动。

我在菊花纹章后面坐下,那里正好有一块阴影,可以挡住太平洋上火辣辣的日光。

我选择在这里躺下,小歇一会,或许可以睡到下午。

—空白—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傍晚了。我坐起来,腿踢到了什么,似乎是一个人。

我吓了一跳,要是平常,我旁边躺着的不是陆奥就是武藏,可是…她们…这个家伙到底是谁啊。

虽然看不清,但是还是可以认出来,这是美国的水手服,是个美国的水兵。他为什么会在我旁边,睡着了?啊,眼睛睁开了,蓝色的啊,美国人的眼睛都是这颜色吗?我还在日本时,大家的眼睛都是棕色的呢。

像我和武藏一样的红色在美国几乎看不到。

他看着我,他可以理我?我记得美国人似乎有规定是不允许接近我们的。

他突然低下头,我看到他的肩膀在抽动,听到了他在抽气,他哭了…?为什么哭,为…我吗?

我向他靠近了一点,他果然没有像别的美国人一样,像见了瘟神一样躲开。我伸出手,抚了抚他颤动的肩膀。

搞什么啊,明明我才是那个想哭的。

他感受到了我的手,立即吓得抬起了头,哭的红红的眼睛看着我。那么大的人了,在一艘威严的战舰上哭的像个孩子。

他哭了一会,最后他下定了决心一般,伸出手,抱住了我。这会是我吓住了,平常会抱我的人少之又少,更别说是美国人了,从来没有。

头搭在我的肩膀上,他哭着用英语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这没有什么好抱歉的。我用日语回复他,但愿他听懂了。

他抱着我,说了很多,但是我都听不懂。只能用手给他顺气,然后轻轻的点点头。

明明听不懂,为什么心中涌起的是悲伤呢…

如果他是武藏的话,我大概已经在他怀里哭了。

1946.7.22  阴

他又来了,船上只剩他一个水手,他穿着厚厚的防护服,但是还是费劲的拥抱我。

1946.7.26  我看不到了

第二次实验,这次是在水下,比上次在空中的痛多了,我甚至没有办法在结束后走路,已经看不见了,只能扶着似乎已经融化的主炮在甲板上慢慢的移动。

今天他会来吗…?

我重心不稳,摔在了散发着焦糊气息的甲板上,全部都毁了,当初装这些甲板,可是很贵的啊。

我翻了个身,面朝天空,但是两眼前一片漆黑。

比起这样,我更愿意战死沙场,永远沉睡于战场底下。

嘛,反正过两天我大概就要沉没了。

啊,我哭了,我觉得我只需要一个拥抱,谁都好,我只需要…一个拥抱。

在我闭上眼睛的前一刻,我感觉那个穿着厚厚防护服的家伙又出现了,他抱起我,说:"Don't cry,Nagato.I am here."

1946.7.28  不知道,下雨了吧

这两天都在头晕,全身没有力气,趴在甲板边上呕吐。

我想吃武藏的长崎蛋糕。

我想吃武藏的咖喱蛋包饭。

我想吃武藏的牛奶冰淇淋。

我想吃武藏的三文鱼刺身。

我想武藏了…

1946.7.29  有风,没有太阳

这可能是最后一篇了,我要走了,去哪里?

去温暖的地方,因为现在很冷。

去哪里?去我该去的地方。

我有一点想念穿着厚厚防护服的他,但是他已经随着美国人的船远远的离开了。

我看到了…白色…头发…是武藏啊…

我好累,想睡了,先这样吧。

晚安,武藏。

--END--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对你的耐心表示由衷的感谢!(ಥ_ಥ)

评论 ( 9 )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