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spidypool]如何正确训练你的龙‖驯龙高手AU

※驯龙高手AU‖龙Wade×人Peter
※傻白甜
※我大概不会写很长:-I
※并没有文笔可言
※错字会有…

————————————

1.
Peter睁开了他茶色的眼睛,盯着木制小屋的房顶,仿佛那里有一个洞。暖暖的阳光穿过米色的窗帘,映在Peter身上。他挣扎了一下,掀开被子,懒洋洋的从里面钻出来。

这是搬进这座森林的第二个月,对于城市小子Peter来说,这里平静的生活是再好不过了,每天都有新鲜的空气,出门就可以看见一片美丽的湖泊,门口可以种上小小的蔬菜和水果,或许还可以散养鸡,然后卖出去,我们的Peter就赚大发了,大学生转行做农夫年入300万,太棒了。

然而就在Peter还在动用他的小脑瓜做着早晨的白日梦时,他梦中的“小农场”却传开了巨大的声响,吓得他“扑通”跪在地上,半天不敢动。

“上帝保佑。”他在胸口画了个十字,确保门口不是出现了爆炸或者从天上掉下了什么飞船导致他家门口塞满了脑子外露的僵尸。

Peter壮起胆子,还有些颤抖的手拿起桌上安装家具的榔头,深呼吸,然后用力推开了门——

打开门前Peter很害怕,打开门以后Peter第二次跪在了地上。

一条红色的巨龙倒在了他家门口,翅膀似乎折断了。Peter颤抖着打量这条龙,发现它的四只爪子是黑色的,Peter的Ben叔叔告诉过他,越是靓丽的龙越是危险,不知道这只龙算不算“靓丽”。

想到大学时学长那只黑色的夜煞,那只长得像一只大猫的龙美得让人窒息,但是它的性格和学长一样幽默健谈,经常做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又爱又恨的动作。

等等,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Peter双手握紧榔头,绕过巨龙黑红渐变的翅膀,一步一步走到它的身后,龙头也一点一点出现在视线内。嗯,这条龙的脑袋上有三只黑色的角,也不知道是像独角兽还是犀牛,微微张开的血口中隐隐约约露出锋利的尖牙,本来应该透出犀利危险视线的眼睛却紧紧的闭着,如果忽视一地的龙血,Peter或许会以为它只是睡着了。

冷静,冷静…Peter,不过是一条龙罢了,一条受伤的龙,或许死了,拍个照片,这样你学校里的那些渣渣们就不会嘲笑你了,你杀了一条龙啊…

Peter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就在这时,Peter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呻吟,他愣了一下,确信这是这条龙发出的,看来它还活着,只是受伤严重。

确实很严重,龙血几乎浸湿了Peter家门口所有的土地,红的渗人。不救它,它可能会死掉…Peter终究是一个善良的大学生,他跑回家里,拿出了所有的消毒水和绷带,但是绷带显然不够用。Peter肉痛了一下,用力扯下了米色的窗帘,阳光混合血液的气味瞬间涌入。

他抱着消毒水和窗帘绷带,寻找着巨龙身上的伤口。嗯…翅膀两处骨折,三条腿断了,可能断了几根肋骨,尾巴和身体左侧甚至有焦糊的伤口。天啊,这条龙是不是刚从角斗场跑出来。

Peter仔细的处理伤口周围的污渍,但是当消毒水触碰到伤口时巨龙却突然开始挣扎,扭动的身体飞溅出更多的血液,翅膀猛然展开不安的扇动,伤口里的骨头渣也一起飞出。

它发出了痛苦的嗷叫,声波让Peter的大脑一阵眩晕。

他咬咬牙,抑制心中的恐惧,伸出手轻轻的抚摸龙的头,避开了伤口,嘴里小声的说:“没事的,没事的…一会就不痛了…乖…不要乱动…”他抱着龙头,轻轻的晃动身体,就像是母亲哄孩子入睡一般,小心翼翼的安慰痛苦中的巨龙。

不一会,巨龙便渐渐安静了,沉睡过去,但是平稳的呼吸告诉Peter,他没有哄死一条龙。

Peter趁龙睡着的间隙,快速的处理好了它的伤口,在离开时紧张的检查龙身上没有遗漏的伤口。最后他从湖中叉了几条肥美的鲑鱼放在了龙的嘴边。

2.
Peter紧张得几乎一夜没有睡,但是在后半夜还是忍受不住困倦,裹着毛大衣在炉火前睡着了。

“喂,喂!小屁孩!嘿!!”

Peter迷迷糊糊的感觉老是有人在呼唤他。

“醒醒!小屁孩!!!不要让哥叫第三遍!!嘿!”

小屁孩…你特么才小屁孩!!!

“你特么才小屁孩!!!”Peter“唰”的一下从藤椅上站起来,毛大衣掉在了地上。

“哎呀,终于醒了,快来帮帮哥,哥卡住了~”

在Peter搞清楚到底只可能是谁在和他说话以后,他惨白着脸回过头,果然看见巨龙的脑袋探进了他的家门,蓝色的眼睛中尖锐的瞳孔紧紧盯着Peter。

“妈呀!!!龙成精了!!!”Peter惨叫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颤抖的向后爬去,直到他摸到一把用来开牛油果的小餐刀。“你不要过来!!!不是说建国以后不准成精吗?!!!”

“小屁孩你智障吗?龙会说话是很正常的事,只是说的语言不一样罢了,你很幸运的遇上了哥,哥说人话的。”龙扭过头看着几乎钻到桌子底下的Peter。

“你你你不是受伤了吗!!干嘛把头塞进来,快出去啊!!!”Peter颤抖的举起手中的餐刀。

如果告诉这个人类他是因为睡得迷迷糊糊闻到墨西哥卷饼的气味而不小心把头塞了进来会不会让他的老脸丢到龙岛去…

“你救了哥?”龙选择岔开话题,微微眯起的蓝色龙眼看着缩成一团的Peter,“你出来,哥不吃人。”

Peter看着龙被卡住的脑袋,天真的以为龙真的不能行动,便颤颤巍巍的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走到了龙的脑袋旁。

“长得倒挺俊俏,告诉哥,你叫啥名?”龙开心的露出笑脸,蓝眼睛弯弯的,嘴角向上翘起,露出尖牙。不知道为什么,这让Peter猛然间心跳慢了一拍,红晕悄悄的蔓延在脸上。

“Peter,Peter·Parker。”他小心翼翼的开口,生怕语气不对这条龙便将他拆分入肚。

龙打量着他面前小小的人,棕色的短发,乖巧服帖的垂在耳边,一双充满灵气的茶色大眼睛,对于男性来说偏白的皮肤,脸上的红晕,纤细的腰肢,一双细瘦却被肌肉包裹的长腿,哇哦,哥的菜。

Peter见龙半天不出声,只是上下打量自己,他便浑身难受,不自觉的挠了挠脑袋,不料这个可爱的习惯却逗笑了龙。

“甜心你真可爱,看在你是个小可爱的份上告诉你哥的名字…”

Peter在龙低沉的嗓音下如中魔了一般,楞楞的看着龙睁大的蓝色眼睛。

“哥叫Wade·Wilson。”

3.
Peter不得不把墙拆了让Wade出来,然后改建了一个可以让Wade随意进出的门。

4.
出乎Peter意料,这条出现的意外恐怖的龙却与他出场的方式完全相反,他很幽默,喜欢拿Peter开玩笑,经常趁他不注意用翅膀将他拉到身下,压住,睡觉。

Peter在前几次还尖叫着一巴掌打在Wade脸上,渐渐的,他发现,这样根本没有用,论吨位Peter根本没有办法移动他一分一毫,于是Peter就放弃挣扎了,这种行为多在晚上出现,所以Peter最多让Wade用尾巴将他的枕头拿过来,睡觉。

Wade身上的伤好的飞快,两个星期时间他就恢复活蹦乱跳的状态了,Peter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是恢复的,反正他认为Wade以前就那么生龙活虎。

Wade经常会在早上扑到水里,用翅膀捞出一大堆新鲜的鲑鱼,跑到Peter面前,笑嘻嘻的看着他选出几条当做一天的主食,然后在家里的炉火前美美的享用属于龙的早餐。

Peter看着龙一天天恢复的身体,和那对红黑渐变的翅膀,他似乎没有见过Wade飞,他很担心,不会是像隔壁夜煞一样少了什么东西飞不起来了吧。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顾虑便越来越深,直到四个月后的早晨,Peter忍不住开口问了正在大口吃着鱼的Wade:“我说,Wade啊,我没有见过你飞诶。”

Wade咽下最后一条鱼,鲜红的舌头舔了舔嘴,扭过头看着同样扭着头看他的Peter,然后贼贼的说:“你那么关心哥?”

Peter的脸“唰”的一下变得红扑扑的,Wade发誓他没有看到Peter头顶冒烟。“我我我只是担心你像无牙那样少了什么东西飞不起来了!!”

Wade愣了一下,窜到Peter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人类,这是第一个那么关心他的人类,但是Wade爱玩的天性决定耍一耍Peter,“无牙是谁?”Wade假装露出危险的眼神,低头逼近Peter,直到他们的鼻尖几乎碰在一起。

“大学学长的龙,一只夜煞。”Peter想将龙推开,却发现他根本纹丝不动,“你突然靠那么近干什么啊…”Peter低下头,余光偷偷的瞄着Wade冷酷的脸。

如果Wade是人该有多帅啊……等等,你在想什么?!Wade是龙啊,还是说Peter·Parker你喜欢男人?或者你喜欢人兽?!不要啊!!

Wade挠有兴趣的看着面前小小的人类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脸,猜测着Peter心里会在想些什么有趣的事。

“他少了什么?”Wade突然开口拉回了思绪飘到八百里外的Peter。“什么?”Peter傻乎乎的看着Wade。“无牙,他少了什么飞不起来?”Wade只能再说一次,通俗简单一点。

他当然知道无牙少了什么,龙王无牙的事谁不知道,当然他没告诉Peter他和龙王是哥两好,以及他在小嗝嗝手上考了人话8级,小嗝嗝是谁?哦,Peter的大学学长。

也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很羡慕无牙,因为他背上有个人类,有个伙伴,这大大提高了无牙的能力。Wade也想要一个人类伙伴,所以他离开了龙岛,不料在这片森林附近遭到了猎龙团的袭击,当然,一群渣渣不足以为惧。

Wade解决了猎龙团,却被他们重伤,最后从天上跌落,摔在了Peter家门口,来了一次命运的邂逅。

“Wade…?”Peter见Wade没有出声,便轻轻的叫了他。“哦,哦!哥没事,哥当然能飞,只是少了点东西。”Wade回过神,抬起头,依旧看着Peter。

Peter听到Wade的话瞬间白了脸,天啊,他不会少了什么骨头吧!

5.
“你…你少了什么…?”Peter忍着眼睛里的眼泪,难过的站起来,检查着Wade的身体,试图找到Wade缺失的部分。

Wade转过身,低下头,从下往上看着Peter,他的眼泪砸在龙的角上。

“你少了什么,Wade…你少了什么…?”Peter抹了一把眼泪,咬住了嘴唇,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可能是因为自己没能彻底救助这条受伤的龙,又可能是他爱上了龙可是龙却无法飞翔。

“Peter,你听着…”Wade从来没有这么正经的和他说过话,Wade的翅膀轻轻的将Peter遮住眼睛的手臂拉开,露出他框满泪水的大眼睛。

“我少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Wade看着Peter,确定他仔细的听着,“Oh,shit...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话…我很健康,我认识无牙,我也认识你学长。”

Peter着实吓了一跳,眼泪停止了,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身下低着头的巨龙。

“我很羡慕他们,我真的,很羡慕他们。”Wade真挚的看着Peter,“我可以飞,我很快,很强大,但是永远比不过他们。因为我缺了很重要的东西。”

Peter渐渐的冷静下来,点点头,示意Wade继续。

“我发现,我缺了个人,坐在我的背上,跟我一起遨游天际。”Wade看着Peter的脸庞,“你愿意成为龙背上的骑士吗?”

Peter震惊的无法无法控制自己,他甚至没有更多脑细胞去思考,“我…?”他指了指自己,不可置信的看着Wade点了点脑袋。

“我可以吗?”Peter的眼眶又一次湿润,“我,我不像小嗝嗝一样是天生的龙骑士,我我笨手笨脚,嗯,呃我…天啊我在说什么…”他胡乱的抹去眼眶的泪水。

“Peter,回答我,你愿意吗?”Wade第一次感觉这么紧张,几百年来第一次。

“我愿意,Wade,我愿意,我愿意你的龙骑士。”Peter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行动,他知道,是Wade让他动起来的。他跨上龙的脖颈,抚摸着上面顺滑的红色鳞片,感受龙炽热的体温。

“跟着哥走吧。”

龙带着龙骑士,离开了森林,消失在空中,只留下红色的残影和许久未消散的龙吟。

————————————

棕色的龙骑士从水里走出,站在了岸上,身后是黑色的龙,他看着天空中划过的红色残影,摸了摸龙的头。感受龙温顺的磨蹭,他笑了笑,对着天空,悄悄的说——

“全剧终。”

木屋前的湖泊边上没有任何人,只留下红色的龙和龙骑士的传说。

--END--

私心让hiccup和toothless出来串场,好吧这是我第一次写贱虫,感觉就像是求婚现场,大家都在看「他是龙」我自己看完以后去补了驯龙高手,好喜欢这个,感觉可以写,就写了,不是写的很好,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 ( 3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