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新荒]三月花嫁

时隔一年我回来填坑了。

9.

时间依旧在前进。

10.

三月份的空气里混合进了樱花甜美的香气,细碎的花瓣在风的帮助下颤颤巍巍的起飞,在空中打转,滑翔,最后落在树下人黑色的头发上。

荒北抬起头,看着头顶上开得茂盛的樱花,终于是暗淡了双眼。他每天傍晚临睡前,或者是时间即将轮回时都会仔细的记下进入这个被遗忘的世界中的日子。从他与世界脱轨那天开始算,大概是70天左右,也就是两个月。

在这两个月中,没有在街上呼啸而过的汽车,没有在天空里翱翔飞跃的鸟儿,没有在地上辛勤工作的蚂蚁,什么都没有,万籁俱寂,整个世界都属于荒北。

他甚至无聊到在家门口的院子里划出一个一个小圆圈装作是国家,然后标上国名,玩起扮国王的游戏。

「臣服于吾吧!渣渣们!荒北大爷要收了你们!哈哈哈!」

荒北拿着院子扫把上拆下来的木棍,上面装模作样的套着一个“皇冠”,那是荒北在一个纸杯上用了十五分钟画的,真是辛苦他那一向没有艺术细胞的大脑了,但好歹还是歪歪扭扭给他弄出来了。

「啊啊啊,好无聊啊!!」

荒北懊恼的抓了抓脑袋,一屁股坐在了院子的沙地上。

「我是不是死了…」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人的世界,凄凉寂寞的极乐世界,所有事物都以最美好的面貌呈现于你。这到底是乐园,还是彼岸?是永生,还是死亡?

荒北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想,没有人还在自己拥有脉搏心跳体温的时候声称自己已经死去。

让我们来理清事件:三月某日,天气晴,东南风。荒北靖友,男,22岁,上班族,于19:00被车撞击,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回到了今日的早晨,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直到他发现自己的生活停留在19:00之前,在19:00之后,他的一天又会从「今日」开始。

如果这事没有发生在你身上,你或许感觉一切良好,可以体验一把逆转结果的快感。当然,荒北50天以前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尝试以许许多多的方法逃离这个世界,比如用手机打电话,但是很可惜没有一点点信号,甚至站在信号塔附近都没有;比如坚持在一天重来前几秒保持清醒,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时间回转时发生的时,然而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再一次坐在了餐桌前,吃他那顿吃了70天没吃完的早餐。

荒北拍拍屁股,站起来,他打算在这天最后的十分钟睡死在浴缸里,哇哦哇哦,不是真的死,只是想要睡在热热的水里罢了。

「喵」

一丝细小的嗷叫在空气中传播,撞在荒北的耳廓上,由神经传入大脑,整个过程迅猛如雷,让荒北的脚步死死的钉在了地面上。

「猫…?」

荒北警惕打皱起眉,这是一个除了自己没有别的活物的世界,花了70天观察研究得出的结论在这时被打破。

11.

荒北聚精会神,竖起耳朵,等待着这出现几率低的不可思议的猫叫,以便分辨出是哪里发出的声音。

「喵!」

细小的猫叫在身后响起。

「!!」

荒北忍住想要立即转身的冲动,那样很容易吓跑像猫咪这种敏感的小动物,所以他慢慢的转身,一滴冷汗顺着额角流下。

「喵」

荒北面前是一只小小的奶猫,它拥有白黄相间的可爱毛色,一双祖母绿的大眼睛中间是有些尖尖的瞳仁,好奇的看着面前高瘦的黑发人类。

荒北慢慢的蹲了下来,直到他和小猫可以不用一个像看天一个像看地的对视。

「你怎么也在这里?」他伸出手,想要抚摸小猫,它竟不怕生,乖乖的把头凑过去,细腻的毛皮磨蹭着荒北有些起茧的手掌。

「不要告诉我你会说话。」荒北轻柔的挠了挠小猫柔软的下颚,它眯起眼抬起头,喉咙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荒北小心翼翼的伸出另一只手,抱起了手掌大小的猫,把它捧在怀里。

「看在你大爷我喜欢猫咪的份儿上,我就放弃睡死在浴缸里的计划,陪你玩吧,搞不好到明天你就没了呢。」

小猫就像是听懂了一样,它蹭了蹭荒北温暖的胸口,高兴的喵喵叫,碧绿的眼睛眯成了两道小小的月弯儿。

荒北抚摸着小猫温暖的脖颈,感受许久未曾体验过的温热,直到他的手指收到一分异样的触感。他刚刚放下的警惕感再次涌上了头脑。

让小猫抬起头,荒北在黄白相间的毛皮中看到了一个白色的物体,小小的,藏在小猫脖颈上的项圈里,准确来说应该是一条银色的细小链条,细到在这之前荒北甚至没有注意到。

「这是什么?」

他看到链条上有一张小小的卡。

荒北把它取了出来,看到的一瞬间,他心里咯噔一下,就像是停止了跳动。

这是一张电话卡。

这是什么…?

荒北当然知道这是电话卡。但是他感到有一些不对劲,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出现了活物,这个来历不明的活物身上带着一张电话卡。

这会让人自然而然的把他们联系在一起,和另一个世界。

荒北的脑袋中开始了高速运转。但是两秒钟后他就抱起猫咪,冲进了家里,拿起桌上关机许久的手机,把电话卡插了进去。

进入这个世界以后,荒北的手机一直处于没有信号,没有网络的状态,在他打通手机里所有单机游戏以后,它就进入了长时间的休眠状态,毕竟不能上网不能打电话,要它何用?

在手机启动完成后,荒北的猜想是正确的:手机有了信号,有了网络,甚至连时间都显示的是5月份,这可能是另一个世界的日期。

荒北愣了一会,然后他脱力一般,倒在了沙发上。

成功了。

找到了,我可以离开了吗?

他承认,没有什么能比这件事更让人激动人心。

荒北颤抖着手,在拨号盘上摁出了那个朝思暮想,熟练于心的号码。

「嘟----嘟----嘟----嘟----」

「咔」

「你好,这里是新开,请问你是?」

荒北努力让自己握好手机,不然它会掉下来,摔碎在地上。他想说话,但是一股酸意让他哽住了喉咙。他花了两秒钟,喘了一口气——

「隼人我——」

「咔嚓」

时间的指针走向了「19:00」,沙发上空无一人。

--TBC--

我终于有动力更文了,大概再更两次就完结,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评论 ( 3 )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