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舰队collection/瑞加贺]sunshine after the rain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不表示我的政治军事理念。

————————————

“不要把我和五航战的空母们相提并论。”

这是瑞鹤从船坞里睁开眼睛之后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而且全部出于大了自己几年的前辈口中。

小小的瑞鹤,大大的隔阂。

————————————

战争的范围正在不断扩大。黑暗和恐惧,血腥和暴力像是凶狠的巨兽,在各个国家之中肆虐横行,撕咬啃食着所有人脆弱的灵魂,最后将他们的理智与情感全部吞噬,变成了双目无神,皮肤苍白的战争傀儡。

瘟疫,饥荒,经济危机…所有的灾难让人民失去了耐心。政府为此忙的焦头烂额,无不被愤怒的人民辱骂:“没出息”“花钱养的猪”“没有实干的泥人”

“嘭”

厚厚的资料与协议被提督狠狠地摔在办公桌上,吓到了旁边的女仆。“啧,真是一整天净给我们找麻烦。”提督拿起桌上的茶杯,一口气将冷掉的茶水喝干。

“这种时候,即使说不行也是没有人会批准的。”他懊恼的踹了一脚茶几,原本整洁漂亮的红木茶几“吱”一声向一旁歪去了,“空袭吗…”提督皱着眉头,看着黑板上用粉笔写着的为数不多资源剩余和困难重重的作战路线,垂下了眼,身体因愤怒而颤抖,没人能看见他眼角的泪水。

“目标,中途岛。”

“南云机动部队,出击。”

“…对不起…”

————————————

瑞鹤看着在甲板上来来回回穿梭着的水兵们,他们正忙着将瑞鹤从珊瑚海归来以后得损伤修复,并将四分五裂的迷彩给重新画好。

说实话,瑞鹤很喜欢她的迷彩,毕竟这是一二五航战中唯一一艘拥有迷彩的航空母舰,而且这让本来就俊美的瑞鹤显得更加的英气。

曾经她在加贺面前炫耀:“当当!我的迷彩哦!哈哈哈!羡慕不!你们一航战没有哦!”她捧腹大笑。却发现加贺一撇嘴,开口就是那句“不要把我和五航战的空母们混为一谈。”然后转身离开了。

瑞鹤看着加贺离去的背影,不得不承认她竟美的让人沉醉。在血红色夕阳中的加贺,身上流露的沉着与冷静。拥有成熟女性外表的她,本来应该是小跑着奔向爱人怀里的年纪,却踏着比男性还要坚定的步伐。

这是第一航空机动部队。

这是加贺号航空母舰。

瑞鹤狠狠地踏了一脚地板,高跟战靴与地面碰撞,发出了一声脆响。“可恶。”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挫败感,不能超越前辈的愤懑感,以及,无法得到恋慕之人关爱的失落感。

是的,瑞鹤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她是那么希望能够超越加贺,能么希望能够和加贺并肩作战,那么希望加贺能够再多关注一些她。

在那么多情感的驱动下,对前辈的憧憬和希望终于是变了味儿。

她开始关注起加贺,以仰慕者的身份。她发现加贺有很多很多的小细节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的,比如:加贺有两种不同的高筒袜,一种有松紧防滑边箍腿,另一种没有,所以有时候加贺会动不动就拉一下袜子;加贺喜欢一边喝冷茶一边在舰岛映下的阴影里乘凉,躲避毒辣辣的烈日暴晒;加贺在晚上喜欢光着脚在甲板上散步……

这一切一切都改变了瑞鹤对她原来“死板”的评价。

“呜哇!”

瑞鹤听到甲板上的水手们惊呼,便从回忆中苏醒。

“看啊!赤城和加贺出击了!”“还有苍龙和飞龙!”“好多舰都出击了!”

瑞鹤眯起眼,果然看到那个蓝色的身影站在甲板上,正在和红色的赤城交谈。她们要去哪里?!为什么那么多舰都出击了?!不安感如潮水一般涌上了她的身体,让她窒息。

不,别去,别去,快回来,加贺,加贺!!!

“加贺!!!”

身体和大脑同时行动,瑞鹤对着远处那蓝色的身影,喊出了她的名字。

加贺愣了一会,随即反应过来是瑞鹤的声音,一旁的赤城识趣的停止了交谈,她走到了一边,留出瑞鹤和加贺的空间。

“加贺!!!要平安回来啊啊啊!!!”瑞鹤冲到甲板边上,对着加贺呼唤。要回来啊……

加贺这下彻底愣住了,她没有想过这个总是挑战自己的无礼后辈竟然那么的…在意自己。如果这样的话…我也不是一厢情愿了吧…

她笑了笑,大声的回复:“知道了!!”这反常的行为真是吓坏了赤城和另一边的二航战。爱情让人失去了理智。无所谓,就让我在这种不理智的战争里不理智吧。

瑞鹤对着加贺挥手道别,直到她消失在港口,消失在水平线。

她笑了笑,转过身,双手捂着金属的胸甲,即使如此,心中的不安感依旧没有褪去,甚至变本加厉的侵蚀着她脆弱的心灵,只留下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头在瑞鹤心里,一头在瑞鹤手中。

然而现实不残酷就不能称之为现实了。它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巨斧,一击斩断了她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中途岛作战失败,南云机动部队全灭。”

这封电报是飞龙号最后的电报,她在发送完成十三分钟后沉没,永眠海底。赤城,加贺,苍龙,飞龙,四艘帝国海军最强的航空母舰,一夜之间由人民的骄傲变成了散落在海底的废铁和海面上漂泊燃烧着的燃料。

从那之后,瑞鹤和姐姐翔鹤编入新第一航空机动部队,坐上了前辈们留下的宝座。船坞便也换成了原本赤城和加贺使用过的第一船坞,在这里面,所有的损伤不会再有等待钢材的时间,全部都会第一时间修复,航空机虽然短缺,但是还是第一时间供应。

就连飞行员也是…瑞鹤看着甲板上新编入的飞行员,他们被废气熏黑的旧飞行服上依旧可以看出几个大字“加贺号第一飞行中队”,赤城遗留的飞行员则编入了翔鹤号。

连最后的遗物,也慷慨的赠予我们。

军舰的命运就是战斗,然后被击沉,当然,这是最光荣的死法,比什么坐沉拆解光荣多了。瑞鹤是这么安慰自己的,所以加贺的战沉并没有让她哭的死去活来。相反,这证明了加贺确实是优秀的军舰,值得自己超越,值得自己去托付真心。

后来瑞鹤在加贺的纪念碑前哭的满脸都是泪。

瑞鹤的一生是辉煌的,她是航空母舰里功勋最大最多的幸运舰,甚至超过了加贺。

最后,瑞鹤成为了机动部队最后的航空母舰,为了国家奉献一切的她最后在莱特湾海战中沉没。

本来还想在沉没前去看你最后一眼,看来是不行了啊,我的爱人…来世,再见吧…

海水混合着燃油与血液冲进瑞鹤的肺部,她闭上了金色的双目,沉入了黑暗与冰冷的深渊。

我们结束了。

————————————

暖意涌上身体,原本沉睡或者死亡的细胞正在重生和分裂,一双金色的眼睛缓缓的睁开。

“翔鹤级航空母舰二号舰,妹妹瑞鹤……”

嘴里念着似乎强行写入脑袋中的话语,身体被冷不丁的抱住,鼻腔里充满了沉着冷静的气味,或许混进了一丝欣慰和感动。

“瑞鹤…瑞鹤…”湿热的眼泪浸湿了瑞鹤的肩头,她低下脑袋,看到了自己最爱的人正紧紧的抱着自己,放声哭泣。

“加贺…?”瑞鹤不可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伤痕,光滑美丽,没有战争的痕迹。

“我回来了…”

我们之间还没有结束。


--END--

bgm本来是标题的,但是后来写着写着就变味儿了,大家凑合看吧,谢谢w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