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舰队collection/武长门]花开如花谢

BGM:歲月-雲流ね 
※武藏×长门
※莱特湾海战
※小虐(´-ωก`)

1.

木屐踏着小路上细碎的石子,发出了清脆的声响,木屐的主人走走停停,走走停停,当她停下来的时候她便抖了抖脚,将钻到脚底的石头从木屐上抖下去。黑色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一下一下的轻柔晃动,如丝绸一般的秀发在小路边红灯笼的映衬下反射着幽幽的红光,说不出的妖艳美丽。

“抱歉,长门,让你穿着木屐跟我走那么远。”

走在身旁的女性赶紧扶住了还站得挺稳的长门,生怕一个松手这人就会一屁股坐在满是石子的路上。武藏抱歉的推了推她的眼镜,手里依旧紧紧的拉着长门白皙的手腕。

“没什么,难得见一面,又正好有夏日祭,我挺高兴的。”长门并没有挣脱武藏的手,只是捋了捋因为抖鞋而悄悄落下的长发。“那就行,如果难受的话跟我说,我可以背你去。”武藏勾起的嘴角让长门心里泛起了不知名的情绪,她赶紧低下头,错开了武藏暧昧的视线,完全没有注意到因为她的举动而流露出失望的武藏。

长门,还是这么要强啊。

难道不是吗,武藏,她是你的前辈啊,当你依旧只是狂野之人心中的妄想时,她早已成为了人民心中最坚实的护盾,最强大的卫兵。长门当了20年的联合舰队旗舰,是至高无上的荣耀,而你,武藏,你也不就才刚刚诞生没有几年,坐着联合舰队旗舰的宝座,也只是为了代替受伤的大和,大和的宝座…也是长门退位的宝座啊…你终究只是代理罢了。虽然最强战舰之名让你在舰队里,甚至世界上丝毫没有对手,但是你依旧赶不上啊,赶不上啊。

赶不上啊…

第一次睁开双眼时,身边是充斥着完全不认识的人,他们大声的说着:成功了!成功了!武藏诞生了!他们的语气里充满了强硬的野望,恶心得让武藏皱起了眉。人群中只有那名棕发得优雅女性用着温柔的语调说:你好,武藏,我是你的姐姐,大和。请多多指教哦!

没关系,谁都行。

武藏错开了大和的视线,她从床上站了起来,没有理会一旁人惊异的目光,自顾自的抓起床头的睡袍穿上,然后借着那傲人的身高推开挤在门口的人群离开了房间。

烦死了,一个一个都在说话…

武藏看着甲板上密密麻麻的水兵,里面有很多穿着军礼服,胸前扣着一排一排勋章的军官,他们手里拿着酒杯,一边聊天一边放声大笑,武藏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们在说关于自己的事。

她毫无耐心的挠了挠脑袋,转过身想要走到没有人的地方,那猩红的双目在转身时扫过了停靠在不远处的另一艘战舰,那里的甲板上行人稀疏,路过的水兵无一不是忙碌的小跑着移动。真是一艘秩序井然的战舰啊,武藏笑了笑,她继续打量着那艘船,直到又一双猩红的双眼对上她的视线。武藏被突如其来的不屑视线甩了一脸,她生气想要对着那名丢来视线的黑发血瞳女性怒骂一嗓子却发现那人闭上眼快速转身离开了。

“什么啊,莫名其妙。”武藏懊恼的想要揉了揉太阳穴,此时,一双白皙细腻的手阻止了她的动作,然后手指轻柔的放在武藏的太阳穴上,慢慢的揉摁。“大和…”武藏通过身边那种平静的气场认出了来者。“嗯,怎么了?”大和递过来一套黑色的制服,示意让武藏跟着她去换衣服,然而手上帮武藏揉摁太阳穴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可以了,谢谢。”武藏拉下了她的手,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但也感受到了大和双手皮肤的细嫩柔滑,“你的手,好细啊。”武藏这么说着,眼神却依旧看着远处的战舰。“别这么说嘛,武藏的手也很细腻啊。”大和笑着,顺着武藏的视线望向了远处的威严。

“那是谁?”武藏在他人眼里可能毫无根据的问题在大和眼里却一明百了,因为在她醒来那会儿,她也看着同样的对象,问着同样的问题。“你见到长门前辈了吗?”大和温柔的看着远处的长门号,伸出了手,对着那抹威严张开手掌,又对着虚空握紧了手。“长门?”武藏猜这可能是刚才那名女性的名字,“那个凶巴巴的黑发的女人?”

大和听到了武藏对长门的形容被逗得咯咯的笑出了声,如银铃一般的笑声沁人心脾。“凶巴巴?”大和摸了摸自己的眼角,“确实也是,毕竟人家比我们大了二十几岁哦,怎么说也是身经百战的老前辈了呢!”

她扭过头,深邃的眼痴迷的看着那威严的战舰,“凶巴巴吗…?那是她的一世英名与荣耀啊…”

这便是武藏与长门的初遇。

2.

这以后,武藏几乎没有什么机会见到长门,因为频繁的炮击与航海训练让武藏的身体和心理快速的成长,没有了诞生时的消瘦与无知,她成长的速度太快了,她变得丰满,强壮,甚至比大和还要有压迫感。

再一次与长门近距离接触便是一年以后了。大和因受伤而进船坞修理,武藏暂时担任联合舰队旗舰,她因为出击消耗巨大,而呆在港里,成日在主炮塔上看着忙碌的水兵们搬运几乎没有运载什么资源的加仑桶顺便锻炼肌肉。

武藏一向喜欢刺激的东西,喜欢玩乐和冒险,更何况她现在无所事事即将被无聊吞没,她决定悄悄的跑下船,在港口附近转转。

虽然说是悄悄,但是武藏还是大摇大摆的穿过甲板,从十几米高的舰首上跳了下去,然后稳稳的落在地上,在他人惊恐的目光里离开了这里。

往哪里走好呢?嗯…那里好像人比较少,去那里吧…

武藏嘴里叼着一支从指挥室里顺走的香烟,她觉得这玩意儿挺香的,虽然大和一看到她抽烟就要把烟抢走熄灭,严肃的说:这样对身体不好!管她呢,反正她也不在,没人管得住武藏。

天空中一片一片的云朵天真的白被孤独的夕阳燃成了寂寞的金黄。夕阳西下,小路却依旧延伸向远方的天界。

沿着港口弯弯曲曲的路走着,武藏的烟明明灭灭,明明灭灭,烟雾缭绕,一根又一根。她看着斜斜的落日缓缓落下,逐渐被远方的大山遮挡,只留下几缕金黄残喘着支撑这天底的最后一丝光亮。直到她走到一艘停靠在港口边缘的渔船旁边时,走神的武藏才发现她手中的烟不见了。

“嗯??”武藏看了看左手,又看了看右手,最后转过头看了看身后的地板,什么都没有,很别说燃烧着的香烟。

“这烟的味道真不错,如果是我,我八成也会上瘾的。”

未曾听过的声音在武藏身前响起,这种毫无波澜,冷静却充斥孤独的声音不属于武藏认识的任何一个人。起码,不属于她熟识的人。

武藏警觉的转回了头,发现一名黑发血瞳的女性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站在了自己面前,细长的手指之间夹着一支抽了一半的香烟,正是武藏所寻找的。

“长门…前辈。”武藏猛然想起了这是自己诞生第一天那会儿见到的凶巴巴的女性——长门,她一想起大和的话,赶紧在长门的名字后面加上了敬语。“嗯?不用叫前辈了,长门就行了。”长门将烟头递还给武藏,转身想要离开。

一抹余晖洒满了她的背影,长门踏着战靴离开了,背影上的金黄深深的刺痛了武藏的眼,足音一下一下,孤独的响起,武藏心中莫名的开始疼痛。

她本不该如此……如此孤独……她明明…是…那么的骄傲,那么的蛮横……

武藏想起大和无意中所提起的事,长门有过一个妹妹,却因为建造赶工提早作为战力服役而造成了大量毛病,最后因为炮塔自爆而沉没在了母港之下,因为爆炸得太彻底,舰体几乎粉碎,能打捞的废弃遗骸都没有多少,更别说从中寻找她的尸体,这件事被隐瞒了,直到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

妹妹…赶工…死亡…英名…荣耀…

这一切,长门拒绝回想,拒绝接受的事实,全部在武藏身上兑现了……大和级二号舰,大和的妹妹…没有赶工,一切都按部就班,每一条线路,每一个拼接,都力求完美…武藏和大和的所有互动都被长门看在眼里,大和对自己的疼爱,对自己的关心,长门都知道…长门不再是联合舰队旗舰,接手她的是自己的姐姐,大和…最强战舰不在属于长门与她的妹妹,而是自己与大和…最好的东西,不再第一时间供应于她,而是大和级姐妹…

是吗……?原来自己,夺走了她,这么多东西啊…难怪长门那天那么愤怒的瞪着我。

黑暗从天际开始渐渐染上这天空,月亮代替太阳照耀港口,但这温和的月光,不也是太阳的施舍吗?

武藏看着长门离去的方向,黑暗中,只有远处那艘战舰的灯光孤独的亮起。她抬起了右手,手心里是早已灭掉的烟头。武藏捏了捏烟头,将它放到了上衣口袋里。

3.

“武藏?”长门拉了拉武藏的手,可身材高大的女性没有任何回应。

“武藏?…武藏!”她挣脱了武藏的手,转身站到了武藏面前,拦住了她的脚步。

“啊,啊。抱歉长门,我刚才,稍微在想一些事情。”武藏低下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前,身着净色浴衣的长门。没有了高跟战靴的长门没有办法和武藏平视,她只好后退了几部,避免因为长时间抬头而导致肌肉酸痛,她这把老骨头经不起这般折腾。

武藏看着我逃离自己的长门,自嘲的摇了摇头,看吧,长门只是把你当成了朋友罢了。或许,你连朋友都算不上,永远停留在后辈这上面了。

长门看着武藏失望的脸,一种痛心的焦虑不安让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她叹了一口气,走上前,拉起武藏的手,带着她前往夏日祭的会场。

武藏虽然对自己感到失望,但是她对长门的举动依旧感到高兴,她伸出手指,反握住了长门的手。这双手不同于大和的手,虽然手指纤长,但是不难感受到指腹上细细的茧子,武藏虽然每日坚持训练,但是崭新的舰体依旧没有办法让她结出代表着岁月流过的茧子,这是只有老前辈们才会拥有的特权。

她曾经和长门抱怨也想要茧子,长门只是笑着摸了摸武藏的脸,说:你这样挺好的。

可是,我想保护你。

但是,这样的我,能够保护你吗…?

原先对长门的接触只是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愧疚和似乎是赔偿一般的关心,到后来武藏就被长门这个人彻底的吸引了。

她冷漠,她高艳,她美丽,她强大…

黑色的秀发,血红而充满斗气的双目,相比一般女性显得比较坚毅的脸庞,结实精瘦而又柔软纤细的身材,白皙修长的双腿,这一切都让武藏沉醉。

看似坚强的长门,会在无人而又黑暗的夜晚里,坐在舰首上,一壶温酒,两只碗,一碗自饮,一碗撒入平静大海。她不会喝酒,有时会喝得在舰首上跪着,一边哭一边对着海里呕吐,甚至晕倒在甲板上,但她总是会在太阳升起之前收拾好东西,整理好自己,重新以一个高贵冷艳的前辈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

看啊,这个人,是多么让人心疼,多么让人难过。

一种不知名的情感在武藏心中蔓延开来。

她问了问同港口的瑞鹤,瑞鹤看着远处正在接受修理的加贺,告诉了武藏,“这个是爱哦。”

爱?

我爱上长门了?

武藏那天没有和大和一起就寝,她在大和睡着以后离开了卧室,跑着去了长门的港口,然而,今天晚上月亮被厚重的乌云遮挡了,长门并没有在舰首饮酒。

武藏失望的低下头,坐在了路边的木箱上,看着威严的战舰,直至意识逐渐走远,双眼慢慢的合上了。

“武藏…”

熟睡的武藏听到熟悉的声音正在呼唤自己的名字。

“武藏…快起来…”

武藏皱着眉,睁开了眼,看到一双猩红的眼近在咫尺。长,长门!!

“长,长门…”

“你怎么在这里,睡在这里会感冒的,我送你回大和那里吧。”长门弯下腰,想要扶起坐在箱子上的武藏,却被她猝不及防的拉入了怀里。

“!!”

“稍微,让我抱一下吧…”

长门听到了武藏的话,叹了一口气,停止了想要拉开她的动作。

“好吧。”

“谢谢。”

哪怕只有一秒也好,我也想让你知道我爱你。

--END--

武长门好久不写了,被这对儿虐得心疼,希望下次写甜的( •̥́ ˍ •̀ू )大家吃不吃武长门安利呀

顺便——

「萌岛咸鱼湾」欢迎各位来玩www

企鹅群号:348164289

p.s.群里都是秃子和给给,我们在等群主女装,大家都很友好哒www要来玩哟

评论 ( 3 )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