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DGM/缇亚]蒂凡尼的早餐/教授倒追学生失败记

※第一次写缇亚,性格和心理可能没有那么还原,还请各位看官多多包涵
※文风各种不正经xxx
※欢迎评论和私信交流!
※私设小天使的左手并不是圣洁,是花臂哦
※薛里尔各种戏份多
※欢乐向

○´3`●´3`○´3`●´3`○´3`●○´3`●´3`○´3`●´3`○´3`●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呵——”

“……”

“来来来,干了!”“我跟你说啊……是不是很有趣?!!”

“…啧。”

黑暗中,青年蜷缩在不大的床铺上,将被子拉过了头顶,仅仅露出几缕雪白的发。透过白色窗帘的微弱光线渲染着这个房间,空调的温度偏低,这样比较适合他快速的进入睡眠。如果没有楼底下那该死的派对声,这里简直就是最完美的睡眠环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了!!”

床铺上的青年猛然掀开了他的被子,一个挺身,直直的坐起,睁着一双圆圆的桃花眼,目中怀恨的瞪向窗外。

“这个月第五次!!!楼底下的到底什么人啊?!!”

青年欲哭无泪的倒在床上,他伸出左手,重重的揉了揉他的太阳穴,白色的衬衫袖子随着他的动作摇晃了几下,露出了下面布满了精美纹身的手臂。

纹身从手背开始,一路蜿蜒向上,直至它彻底隐匿到衬衫里。一行细小的文字被纹在了手腕内测——亚连·沃克。这是他的名字,哈?你问我怎么知道的?因为我就是知道。什么?他为什么把自己的名字纹在手上?我怎么知道。又怎么了?你说我不是什么都知道吗,为什么不知道这个?好吧,我知道也不告诉你。

亚连无奈之下拿起了一旁崭新的森海塞尔耳机,大大的耳机罩住了他的双耳,确实阻挡了大部分噪音的入侵。他抓起一个大大的,软软的枕头,塞在后背处,这样比较舒服,手指灵活的划开手机的锁屏。

音乐…我的喜欢…钢琴曲…播放…单曲循环…定时关闭…锁屏…

一系列动作流畅的如行云流水,想象不出他到底忍受了多少个这样的夜晚。白发的青年轻轻的靠在枕头上。在温柔的音乐熏陶下,困意悄然蔓延,他的双眼渐渐合上了,如同小扇子一般的眼睫毛在光晕下映出一片小巧的阴影,一双微薄的唇随着呼吸微微张开,可以看见里面洁白整齐的牙齿。

啊,天使。

就这样,被楼下噪音骚扰着的青年终于睡着了,一夜无事……

————————————————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夏日的天已经亮得很彻底,他的生物钟永远准时的让他六点半起床。一般在他老家的这个时候,城市的上空才刚刚泛白,渐变的红与蓝美丽得不似人间景象。

他曾经和自己的挚友那么说过,结果那个漂亮的中国女孩咯咯笑着,这么对他说:“因为亚连是小天使啊,有亚连的地方都是天堂和仙境哦!”

因为这句话,亚连在20年人生里头一次在女性面前失态,当着她的面,脸红成了一个大番茄。现在想起来这件事还能让亚连忍俊不禁。

亚连坐在餐桌前,回忆着当年往事,微笑着享用他那根本算不上是早餐的早餐。嘛,没关系,反正待会在大学里还有的吃。

让我们正式认识一下,这位是主角之一,大家都知道,亚连·沃克,男,20岁,英国留学生,目前就读于罗马的一所大学,十分认真学习的尖子生,在赌场当酒保打工,楼底下住着神秘一家人,一言不合就要开趴,导致亚连严重睡眠不足。

普通的亚连套着普通的长袖衬衫,系着普通的细领带,穿着普通的黑皮鞋。带着普通的耳机播放着普通的歌,走在普通的街道上去到普通的学校度过普通的一天。

然而,上帝让着普通的一天变得不再那么普通了。

一进到多媒体教室的大门,亚连就被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红色身影狠狠地拍了肩膀。“啪!!”“早安呀!!”充满朝气的声音让亚连终于清醒了一点,“早安!拉比。”亚连笑着回应友人热情的问候,“今天班里意外的很多人啊。”

确实,原本偌大的多媒体教室里一般只零零星星的坐了一半左右的人,今天竟然几乎是全部坐满了。“啊,你不知道啊?今天有个很厉害的教授要来上课哦,大家都是慕名而来的吧。”拉比放开了搭在亚连肩膀上的手,把他带到了偏后的座位上,“抱歉啦,我来的时候就只剩下这几个座位了。”

拉比一屁股坐在了里面的座位上,将身子贴近了坐在他旁边另一名青年,这名青年是亚连的另一位同学,来自远方的日本,青年拥有一头很符合他的祖国大和抚子形象的柔顺长发,在脑后紧紧的束成一条长长的马尾辫,但是意外的,他的脾气却十分暴躁。

比如刚才,他就直接一脚踹开了在他身上蹭来蹭去想要和他套近乎的拉比。嗷,好痛。

“早上好,同学们,准备好上课了吗?”一名有着长卷发的男子推开了大门,一套修身笔挺的西装让他看起来干净整洁,他走到讲台上,将手里厚厚的资料Duang的一声放在桌面上,修长的手干练的推了推他的眼镜,微笑着自我介绍,“我是薛里尔·贾梅托教授,你们可以直接叫我贾梅托先生或者薛里尔爸爸什么的,哈哈,开个玩笑。”

“哇哦,优雅大叔啊,看到下面那些开始冒红心的女孩子了吗,羡慕啊!”拉比悄悄地凑到神田旁边,说着的话让这位日本人狠狠地翻了个白眼,“人家有才,你有病。”“诶!优你欺负人!”“切!”

亚连无奈的看着他们日常打闹,决定好好听贾梅托先生的课。漫长的课程刚开始,亚连就对这位教授钦佩不以,繁杂难懂的课本内容在他嘴中生动简短,鲜明有趣的例子让人忍不住笑出声,但是大家都在这有趣的课堂上有意或无意的深刻学习了那些又臭又长的内容。

讲台上的贾梅托教授手舞足蹈的讲述着课题,讲台下的亚连好学生奋笔疾书,认真的记录笔记。

————————————————

“这里面有一定的概率问题,就好比你有一个十分怠惰的弟弟,其实他能做好很多事,但是呢,你让他做他就是不做,等他那天心情好了,他就做了,可是……”就在贾梅托先生口舌如簧的讲解一道题时,大门“咣!”的一声打开了,另一名拥有长卷发的男性出现在了门口,他穿着和贾梅托先生相似的西装,胸口上挂着一个名牌,显然和贾梅托先生一样都是学校请来讲课的教授。

“哦,说曹操曹操到!现在你的弟弟站在你上课的教室门口,咣的一声打开门,让你尴尬到了。”贾梅托插着腰,生气的看着门口打断他上课的人,那似乎真是他弟弟…

所有人的视线都因为贾梅托教授的话而聚集到了门口。

“对不起同学们,我是隔壁的缇奇·米克教授。”来势汹汹的人抬头扫视了全场一眼,然后笑着说,“我其实是薛里尔请来演戏的!别瞅了,看看这是什么?薛里尔让我拿来的你们的作业!”

“缇奇不能等下课时间到了再进来吗?!”贾梅托生气的抬起手挥了挥,示意学生们先自习一会,看看课本。“好吧,薛里尔,我都不好意思告诉你早就下课了。”缇奇看着门外的挂钟翻了个白眼。“哈??”薛里尔越过了缇奇,看到门外的挂钟果然已经超过了下课时间差不多二十分钟了,“好吧好吧,原谅你,下不为例!”

亚连看到贾梅托教授接过了米克教授手里扛着的大箱子,他几乎一脚把米克教授踢出了门,然后用后脚跟关上了大门。

“好吧,抱歉打断了,虽然已经到下课时间了,但是我们讲完刚才那个问题再下课好吗?”贾梅托先生把纸箱放在地上,打开的纸箱盖让大家看到了里面白花花的新试卷,“这个星期的作业嘛,不多,一本试卷和两篇论文吧!别担心,我会好好查阅的!”

“诶??!!”

————————————————

直到下午在学校餐厅用餐的时候,亚连还沉浸在贾梅托教授的课里,回忆消化着大量的知识。他的左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往嘴里送着不知道是第几盘的意大利面,右手拿着笔,在今天的笔记上勾勾画画,垫在底下的草稿纸上写满了论文的草稿。

“你好孩子,我们能坐在这里吗?”

亚连这时遇上了一个难题,手里的笔飞快的演算,尝试证实这个论点,他对于出现在身边的声音并不是非常在意,随便答应了几声连头都没怎么抬,看了看那整齐的西装然后低下头继续演算。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问题依旧没有解决,亚连擦了擦嘴,将吃光的餐盘推到了一旁,空出的左手从身后抓出了课本,飞速的翻动,查找着上午贾梅托教授的笔记。眼神忽然一偏,他终于发现旁边还坐着人了,亚连抬起头,心脏突然吓得快要停止,这这这!!

贾梅托教授和他的弟弟米克教授兴致勃勃的坐在自己的两边,贾梅托教授笑眯眯的问了一声,便拿起亚连的草稿纸检查了一下,他越看,脸上的表情越丰富,“孩子你脑洞真丰富!”他满意的推了推眼镜,手臂越过亚连,把草稿纸递给了一直没怎么说话在一旁看着手机的米克教授,“缇奇,你瞅瞅,这孩子有个地方想不清,你给他讲讲吧。”

亚连看着米克教授抬起的头,他又被吓了一跳,今早坐的比较远没怎么注意,这下仔细一看简直要命啊,缇奇·米克竟有一张帅气得可以让同为男性的亚连脸红的面孔——线条分明的脸,挑起的细长的眉,一双不知道是混着什么血统的金色双眼,高挺的鼻梁,微干的嘴唇说不出的性感。他挑了挑眉毛,露出了为难的表情,“我不擅长这个啊,你是不是想当着学生面报仇啊?”

米克教授从口袋里掏出了金属的烟盒,想取出一支点上却被贾梅托教授凶狠的瞪了回去。

亚连看着兄弟两人有趣的互动愣了一会,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教授们感情真好啊。”

“对丫!”“好个屁!”

贾梅托先生和米克教授截然不同的回答让三人陷入了莫名的…尴尬中。

最后,米克教授懊恼的松了松领结,对着亚连说:“缇奇,缇奇·米克,直接叫我缇奇就好了。”亚连本来不想这么直接称呼教授的,可是缇奇的眼神仿佛在说:你不叫?你不叫?你真的不叫?受不了这么精神摧残的亚连终于是妥协了,开口:“缇奇…”还有奇怪的红晕,他告诉自己这是因为被两个身高块一米九的教授夹着实在是太阻挡新鲜空气了!闷到的!

“诶?!缇奇你?!”贾梅托教授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的弟弟,“不如孩子你也叫我的名字吧,薛里尔,还是薛里尔爸爸丫,还是薛里尔吧。话说,我看看,你的名字,哦!亚连·沃克!”薛里尔翻动亚连的课本,看到自己今天上课的部分被记满了笔记,本来就开心的脸更加开心了。

“不错不错,好学生啊!”薛里尔满意的放下了课本,“亚连下午有事吗?”亚连对于薛里尔的提问毫无头绪,只好顺着问题回答,“没有是没有,怎么了?”就在薛里尔想要说话的时候,缇奇的声音却突然插入了,“他想问你要不要跟他去我们的研究所参观。”缇奇锁上了手机,“他每次在大学里都是这样挖人才的。”

亚连被缇奇的话说得一愣一愣的,“我?”

“嗯!”“嗯。”

兄弟两同步了。

“可以的话,再好不过了…”好歹是被教授相中了,不去白不去。

“太好了,这就出发,如何??”

————————————————

这就是为何,亚连·沃克小朋友站在一座就像巨型魔方的建筑物门前的原因,他看着高高的正方体大楼,不禁想起了儿时黑暗的记忆,那部让他晚上怕的尿裤子的动画片……

建筑的门口用花哨的哥特体写着「诺亚科技」四个大字,正对往下是透明的自动门,穿过大门便是宽敞得不得了的待客厅,在不同的区域用中式的屏风隔开了,亚连注意到地上的地毯十分柔软,深红色的边缘,地毯上不像一般的宫廷地毯上印着欧洲各种各样繁复的花纹,而是由一个一个色块组合起来的,看着像是一艘在波涛汹涌的大海里摇晃前行的巨大木船,亚连知道,这是诺亚方舟的故事,和门口上的标题一样,诺亚。

寓意自己的科技拯救世界吗,厉害。

薛里尔因为研究的关系先行前往实验室了,临走前交代缇奇带着亚连好好参观。

缇奇看着薛里尔走远的身影,低下头,看看亚连的表情,确定他有兴趣以后才慢慢悠悠的带着他,从一楼开始,一层一层楼,一间一间研究室的给亚连介绍,顺便告诉了亚连——

“在这里,对科技做出巨大贡献的人,会被称为诺亚,排名不分先后,目前共有13名,是谁也不好一次性讲完,研究太多了。如果有兴趣的话你可以经常来玩,薛里尔已经登记你是实习生了,你可以凭你在学校的研究报告申请进入我们这里相应的研究室进行实习。”

好像挺厉害的。亚连仔细的观察着每一间实验室,对里面那些新奇的发明似乎都很好奇,“缇奇你也是诺亚?”亚连跟着缇奇的脚步,继续参观着这栋大的几乎走不完的建筑。“啊,是啊。”缇奇继续走着,顺便回答亚连的问题。“你是哪个专业的?”

缇奇笑了,他突然回过身,弯下腰,他金色的双眼对上了亚连鸽子灰色的双眸,邪魅的嗓音低沉的回应亚连:“我啊,研究的是快乐哦。”

看着被吓到的亚连,缇奇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他刚刚直起的腰板又弯了下去。“哈哈哈哈哈哈!!抱歉,哈哈哈!我真的是研究快乐的,哈哈哈!”

亚连反应过来,通红着脸一脚踹在了缇奇的小腿上,过于用力导致精细裁剪的高级西裤上留下了一个脚印,“你在逗我??!!”

“啊啊啊,别踢别踢!裤子裤子!”缇奇赶紧跳开,用手拍着被踢到的地方,想要把脚印给去掉,却发现好像有点困难,“诶呀,去不掉了诶。”他抬头一看,面前少年的脸迅速由红变白了,“诶?”

缇奇的话犹如一桶冷水浇醒了亚连,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踢了缇奇那可能贵的把自己卖了都赔不起的西裤,他尴尬得脸都白了,他欲哭无泪,颤抖着声线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然而这样一来,就连缇奇也很尴尬了。

“你在干什么,快乐,好吵啊。”

一旁研究室的磨砂玻璃门唰的一声被打开了,一个高挑的金发美女从中走出,她注意到了缇奇被弄脏的裤子,不满的开口说,“刚给你做好的裤子这就给弄坏了?”她抬头想要瞪缇奇,却发现了缇奇身边脸色不自然的亚连,女人意味深长的打量着两人,最后对着缇奇来了一句,“活该。”

“诶?”“露露贝尔啊,不是你想……”

“砰!”

金发女人没有等缇奇解释就关上了门,将两人彻底关在了门外。

“刚才那是…?”亚连为了打破这尴尬得气氛,先开了口。“啊,露露贝尔,也是诺亚,主要研究「色」,”亚连那看智障的表情仿佛在说:你特么在逗我???

缇奇抹了抹眉头,解释道,“诺亚主要研究的东西有很多,因为我们上司的兴趣,也为了进一步激发我们对研究的兴趣,就给每个诺亚发个他用来概括我们研究课题的头衔。”缇奇重新站起身,领着亚连走过一个又一个实验室,“刚才露露贝尔的「色」是服装设计,我们所有人的工作服都是她一手包办的,厉害吧,数数几千套衣服,每套不同,很厉害的!”

这么一解释,亚连也觉得这样子分类确实挺有趣的,他左看看右看看,询问缇奇:“你们还有别的诺亚吗?”缇奇也乐呵的回应:“当然,不过,在少年你这个主修内容的诺亚,还没有出现哦。”

亚连心里咯噔一跳,这句话的意思很明确了,这是明显的,邀请亚连加入啊。亚连笑了笑,没有说话。

其实他们已经在这里参观了很久了,透过方舟的玻璃可以看到已经西垂的太阳,天边的火烧云美得让人窒息。夕阳下的城市剪影如同一位优雅的女性,她慷慨大方,将这份美丽赠送给每一个看到这景色的人。

“少年,不早了哦,我开车送你回去吧。”缇奇拉起亚连的手腕,带着他上了直升梯,直降负二楼停车场。“诶?我自己可以回去的,不用麻烦你了。”他不想再被强行塞安利了。

“没事没事,走起!”缇奇从西装裤口袋里掏出了车钥匙,熟练的打开了一旁那辆狂炫酷爆拽吊炸天的玛莎拉蒂跑车,他帮亚连打开了副座的门,像一个绅士一样,弯起手臂,邀请亚连上车。

你不能上车,坚持住呀,亚连…你是一个有主见的boy!

这么想着的亚连两秒后上了车。

豪车不坐白不坐。

就这样,缇奇熟练的开着车,离开了方舟研究所。“少年,你家,住在哪里?”缇奇为了开车在停车场就挽起了袖口,露出手臂精瘦的肌肉线条和手背上清晰的骨骼轮廓。

亚连抬起头,看到的竟是缇奇勾起的嘴角,他扭过头,看着窗台,报了一串地址。本来在等缇奇回复的亚连却听到了意外的话:“哎呀,好巧!我最近也在那里住诶!”“哈?”

缇奇和亚连真的不知道他们是邻居,真的…

“那么少年,你住几号?”缇奇开心的问,“我在403,有空来找我吧!”亚连对于突如其来的邻居没什么抵抗力,最后也是告诉他了,“我在503,住在你楼上诶。”

等等,403???

“哇!好棒!那少年你balabalabala…”

我楼下…

缇奇住在我楼下…

派对,烦死人的,派对……

“少年,你怎么了?突然不说话了?晕车?”对于亚连的异常,这下轮到缇奇懵逼了,他看到亚连的脸色越来越黑,身边的气场大得甚至出现了奇怪的怨念聚合物,缇奇仿佛看到一对恶魔的尖角出现在亚连的头顶。

亚连慢慢的抬起头,扭曲的表情出现在他仇恨的脸上——

“原来,你就是打扰我睡觉的人啊……”

“哈??你说什么??”

“你经常,开趴是吗?”

“也没到经常的程度吧…诶??!!喂!!别拿刀啊!!!”

“接招吧!!龍神の剣を喰らえ!!!!”

“WHAT???!!!”

--END?--


乱七八糟的一篇文hhhhhhhhhhhhhhhh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www我是没怎么打算写续的,如果各位看官喜欢可以留言,小打小闹的剧情也可以和我点梗😂😂不嫌弃我的话

谢谢!

评论 ( 20 )
热度 ( 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