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个写文的

© Mr.尤金
Powered by LOFTER

[新荒]三月花嫁

时隔一年我回来填坑了。

9.

时间依旧在前进。

10.

三月份的空气里混合进了樱花甜美的香气,细碎的花瓣在风的帮助下颤颤巍巍的起飞,在空中打转,滑翔,最后落在树下人黑色的头发上。

荒北抬起头,看着头顶上开得茂盛的樱花,终于是暗淡了双眼。他每天傍晚临睡前,或者是时间即将轮回时都会仔细的记下进入这个被遗忘的世界中的日子。从他与世界脱轨那天开始算,大概是70天左右,也就是两个月。

在这两个月中,没有在街上呼啸而过的汽车,没有在天空里翱翔飞跃的鸟儿,没有在地上辛勤工作的蚂蚁,什么都没有,万籁俱寂,整个世界都属于荒北。

他甚至无聊到在家门口的院子里划出一个一个小圆圈装作是国家,然后标上国名...

[飙速宅男]论为什么别人抽都特么是好卡

对不起!!!【土下座】我失踪了两个月,被期末的斯巴达复习给弄(neng)成了疯子,好多大坑都落下了进度,甚至自己回来盯着「三月花嫁」还在想:我这篇写的是什么啊,记不起来了。真的十分抱歉!之后被舰c和LL给气成傻子,没一张好卡的痛苦。。。所以今天急急忙忙跑过来撸一篇小短篇练练手,寒假应该会回复进度(吧)。


【但愿我不会掉粉】


「啊啊啊啊啊!!」荒北痛苦地捂着脸,把手机甩出两米外,「又是R…又是R啊!!」他现在恨不得把手机狠狠地丢到自行车的训练台上碾成碎片,或许在高中联赛的时候丢到赛道上也是不错的选择。


「靖友,别难过,你的努力我们都知道!虽然你坐着抽,躺着抽,站着抽,蹲着抽,倒...

[新荒]三月花嫁

5.


流转的时间如水,奔腾而去,而回转的时间,则是一潭死水。


荒北捡起了不小心碰掉的汤匙,前几秒它还插在炖菜里,几秒后被荒北的手猛的打落了。


是叫什么?发梦冲?似乎是这个,据说是压力太大,做噩梦或者身体虚的人经常会这样,现在不少社会人或者学生在晚上休息的时候猛然梦见自己从高处落下或者掉下楼梯而身体突然抽搐一下。


“啧,还想多睡一会儿。”


不用看时间都知道现在几点。


“今天去哪里玩呢?”


箱根?泡温泉吧。


“高中就在箱根,天天都可以泡。”


名古屋?很近啊。


“嗯,去看看吧。”


荒北捡起散落在卧室地板上的衣服,把它们丢进了洗衣机,虽...

[新荒]花火·小路

我就是不吐肉。

假期为什么总是那么快?

新开曾经苦着脸这么问荒北。荒北笑着用书打了他的头说那是因为你太蠢了。却因为戳中新开的痛点被吃光了神社里所有的零食。

“靖友!我走了!”

新开扛着车站在神社门口。

“慢走,路上小心!”

荒北现在神社里,嘴里叼着烟杆。

“我走了靖友会想我吧!”

“不会。”

“为什么?!”

“因为你经常来根本不担心见不到你。”

“真的吗?”

“假的,因为你很烦。”

“靖友…”

“你给我快点!不然会学校报道就要迟到了!”

“我就知道靖友最爱我了~”

送走了新开,荒北头痛的坐在神社门口的樱花树下,没有到花期,这棵不知几百年的老树上却开满了粉红的花朵,这是山神的花园。

新开什么的,最烦了。

荒北拍了拍屁股,走回了神殿...

[新荒]三月花嫁

明明还有一屁股债的我又开坑了。好想放弃几个啊〒_〒

这篇文是看了北村薰的「回转」后突发奇想写的,大概会长一些了。

1.
「今日的天气晴,东南风,温度……」

荒北关闭了播报着天气预报的电视,反正也不准。抓起一旁的公文包,打开了家门。

「我出去了。」

三月份的天气并不炎热,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

荒北紧了紧薄薄的卡其色风衣,虽然不冷,但是手里还是攥紧了衣领。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冬眠季节刚刚过去,马上投入大量工作的身体可是会抗议的。

「好累啊。」

走在路上,绿化带里种植的高大樱花树即使没到花季,似乎都可以闻到那浓郁的香气,清新的,美丽的。粉红色的花瓣都会占满整个路面。

「早啊!」

身体被不大不小的力量撞了一下,嬉笑着的声音传...

[试阅]逆光

就在lof发个小小的试阅吧(混更吧)反正整篇文字数也不多030

剩下的部分收录于《4*2》中030 详情见本宣

http://numismatic.lofter.com/post/1cb956b2_326da10

感谢你们的支持~(*3*)~

【鞠躬】

—————————————————


The bird wishes it were a cloud.


The cloud wishes it were a bird. 


荒北醒来时,眼角的泪水沾湿了白色的枕头。


他做了一个梦,他看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夏天,看到了那场拼尽...

[飙速宅男]洋南大学自行车部新闻直播间

1.
近日,有学生反应,在男子宿舍附近会看见白色的人脸在空中飘荡,不少学生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据工学部的荒北君透露,大概是男子宿舍内敷面膜美白失败只有脸白而脖子依旧黑的待宫君和金城君,请各位放心。

2.
最近数日,在自行车部附近的训练场中经常可以在半夜听到类似于男人的喘息,伴随“呆茄”“住手”“死开”等语句,虽然不少女性同学及教师表示很安全,可是学校尚未查明具体原因,请各位同学半夜暂时不准靠近训练场。

3.
学校小卖部阿姨向食物总监投诉,昨天的百事可乐竟被外校生买空,导致工学部的荒北君对某外校生大打出手。

据知情人士待宫君透露,外校生是近年来最为活跃的自行车冲刺型选手之一的新开君。至于更多信息,待宫...

[新荒]北漂少年与秋日恋文

拖了好久的100fo纪念,感谢各位对我的支持【土下座】祝食用愉快(*ˉ︶ˉ*)

白色的雾气从口中呼出,和手中热咖啡的雾气纠缠,交融,消失在冷的刺骨的空气中。

明明只是秋天,却冷得像是深冬一样。

荒北呼了一口气,握紧了手中的咖啡,抖了抖肩膀,想要把下滑的厚毛毯抖上来,却不小心让毛毯又下滑的更多,露出了下面的黑色羽绒服。

「呜哇!冷死了!」

荒北手忙脚乱的把咖啡放在一旁,两只手拉起毛毯,把自己裹成一颗粽子。刚刚裹好,想要伸出手拿起咖啡时,却发现两只手都被裹在结结实实的毛毯里了。

「啧。」

他挣扎两下,放弃了咖啡。索性坐在车顶上,晃着两只穿着毛靴的脚丫子。荒北抬头看了看布满繁星的天空,银白色的星星串联在一起,耀眼...

[新荒]目击者

1.

新开赤着脚走过长长的走廊,脚跟和木质的地面撞击,发出「嗵嗵」的声音。这是东堂家的温泉旅馆,至于他为什么在温泉旅馆,这只是因为社团合宿为了节约经费而选择了「自家人」。

「滴答」

不经意间听到了一声细小的水声,回头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到水滴从天花板上掉落的情景,不是漏水。

「大概是头发上的水吧。」

新开想着,举起了毛巾,又重新揉了揉刚刚擦好的头发,把头发揉乱了。

「滴答」

新开猛然停住了脚步,他又听到了一声水声,不似刚才那么模糊,而是近在耳边的感觉,明明自己擦头发的时候,还没走几步。

是谁在移动?

新开突然觉得有点冷。他一边努力告诉自己,这是幻觉,这是幻觉,一边继续走回房间,加快了脚步。

「滴答」

突然出现在背后的...

[新荒]别了夏天

三十题活动:文艺三十题--空无一人的教室/画室


新开嘴里咬着能量棒,坐在教室靠窗的第五个座位上。他默默地看着被夕阳那桔红色注满的教室,空无一人的教室,没有了平日的喧嚣,没有了班长和学习委员的怒吼,安静得不得了。桌上放着一只被蓝色丝带束住的纸筒,丝带的接口被红色的火漆封起来,上面印着箱学的院徽。


校服的胸袋上别着一支小小的樱花,樱花下的缎带被夕阳染上的寂寞的红,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上面的“恭喜毕业”四个字。


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毕业了。新开不由得去回忆自己的三年是怎么度过的。


高一的时候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男孩,虽然冲刺的成绩很好,但是似乎并没有参加过多少比赛;高二因为撞到...

1/4